Sunday, November 29, 2015

Our monoculture


網誌哪一天我們會飛

            港產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背景是90年代至今,說出了期間社會出現的變化。電影中,同學有不同的抱負,當教員、足球員、飛行員、工程師,不一而足。然而到了今天,這一切都走向消失。在學校、家長引導,同學配合之下,選科已不再多元化,趨向單一。結果是商科、經濟學、醫學、資訊科技等科目大熱,而一些以前覺得是重要的基礎學科,如數理化生,以及人文學科如文學、歷史等,則乏人問津。其實,選科過程中,實用固然要考慮,但不是唯一因素,還要照顧自己的興趣和理想,以及如何先將學問打好基礎。

            舉例,一般人以為經濟學與科學沾不上太大關係。但過去數十年,不乏物理和數學的精英,走進財經行業,並發揮創意,拿走了不少諾貝爾經濟學獎。至於人文科目,我們可以看到政府文官制度內,許多都是文學歷史出身的。

            隨著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收縮,社會慢慢地由多元變成單一。十多年前香港大學校長因涉嫌干擾學術自由,政府成立委員會調查一事,今天已變成不可能。政府問責制差不多也是天方夜譚,因為現今維穩氣候下,你縱有犯大錯,只要政治正確,也毋須辭職問責。如今謊言充斥,屋宇承建商受輿論壓力下拿錢補貼受鉛水影響的屋宛住戶,不提責任,反說是出於「關懷」,真是荒天下之大謬。燃料價格兩年來已減半,為何電費不減反加?以往電力公司不是不斷以燃價上升為加費的主要理由嗎?如今立法會已不似會跟進了(註:立法會已於12月15日討論,而兩電建議僅減費百分之一!)。

想當年的中港足球大戰,特首/港督支持港隊,是自然而然的事,內地群眾也會理解。如今特首連這些小事也顧左右而言他,指望其真正為港人做實事,難矣。政治壓力下,難怪香港在民主選舉等議題上,已落後於緬甸。

為什麼多元文化比成單一文化好?朝代歷史告訴了我們,漢唐盛世,人們記得的是漢通西域,是靠國力加上外交,而非武力。唐代更不用說,思想開放,其軟實力足以吸引萬國來朝。對比下,明清封閉,甚至鎖國。什麼十全武功,是用武力,只惹來反彈。

宗教歷史也如是。三數千年前全世界的信眾,都是供奉多神。那時候,神祇若果不靈驗,便供奉其他神祇。因為難分優劣,故此也尊重其他部落的神祇,不會因信仰而發干戈。隨著二千年前一神教的出現,自然出現排外,唯我獨尊。不同國家會因宗教不同而兵戎相見,遠一點如十字軍東征,近一點可見諸本世紀才出現的伊斯蘭國,以世界其他宗教為敵。任何宗教均出於人為,選擇走單一化的道路,趨勢並不令人樂觀。

香港也是走上單一化,一切以經濟馬首是瞻。但我們並不知道,為此作出的犧牲有多大。變成經濟動物,我們放棄了餘暇、興趣和生命中許多美好的事物。小朋友更不自願地被拿走了:探索、單獨思考、因錯誤而學習 …… 童年的黃金時代。

近日香港舉行的區議會選舉,總算出現一些正面的訊息,稍稍提升了低迷的氣氛。是屆因取消委任制,而多了二十席供選。然而結果並沒有令建制派或激進民主派受惠,反落入在街頭活躍僅三數月的年青人手裡。可以說,社會已不想原地踏步,是求變,是與思潮走向中間偏「進步」有關,是抗拒文化思想單一化。

我對當選的年青人有信心,當然他們要深耕做實事才可維持議席。落選的也不用氣餒,因為隨著時間往前推,他們的陣營、支持者只會越形壯大。

最重要是,要有夢想。<哪一天我們會飛>中說過:夢想是當呼吸快要停止時,依然一定要做的事。


30-11-2015

〔作者保留版權〕

Sunday, November 15, 2015

It's legacy that counts


網誌歷史功過

            歷史是冷酷的。除了成王敗冦,歷史對個人,往往就其最矚目、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行徑,一鎚定音。要名留青史,或遺臭萬年,得要過這一關。

            一個例子是英國前首相貝利雅,在任十年,帶領新工黨新思維,搞好了全國經濟,國力增加。然而,2003年在無根據證明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下,他竟揮兵參與聯軍攻打,群眾譁然。拖拉十多年後,最近他才就事情道歉。從國際觀點看,他本土的業績會被伊拉克一事比下去。而工黨最近選出的黨魁,跟以前想法南轅北轍,徹底推翻「新工黨」路線。

            馬英九要作兩岸領導人會面,為的不外是希望離任前留下小小亮點。過去七年,他雖勤勤懇懇,但工作不為大多數群眾接受。在任期僅餘半年到星洲會面,歷史會留下一筆。           

逆轉勝的例子不多。說到台灣得要提蔣經國。任總統前,他大部分時間處理情治 (即國安、間諜),進行白色恐怖,經他的手丟性命的以千計。唯其總統任內,能夠取消戒嚴,開放言論,終令台灣走上民主之路,可算胸襟廣敞,功大於過。

另一個例是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任內犯下醜聞,聲望曾跌至極低。除了要靠家人原諒,他主要還是以政清人和、經濟發展、恢復財政平衡等整體業績,才重獲國人歡心。歷任受歡迎的總統中,他仍名列前茅。

            香港的領導人又如何?兩位前特首,一是「腳痛」下台,一是涉嫌收受利益,至今仍有官非。兩者離任時民意調查分數均相當低,不得「善終」。兩者均對歷史不甚了了。前者最近還說要發展郊野公園,而似乎不知郊野公園是所有香港人,甚至是所有人的珍貴遺產。試問,全世界有那一個國際城市四五成的地方是綠草森林,從市內半小時便可到達?假如真的將郊野公園發展了,三五十年後面對著石屎森林,人們會想起什麼?復活島上最後的一株樹?西伯利亞的長毛象?太平洋孤島上的龜Lonesome George (1910-2012)? 香港還有何特色?

當今世代,歷史已不再是歷史家窮十年、數十年或畢生寫成,而是透過互聯網不時增添修補。最突出的例子要算 Wikipedia,富民主程序,具高公信力。Wikipedia包含的項目極豐富,中外大中小人物均具,自然包括我們熟悉的香港人,很少漏網之魚。日前巴黎恐怖襲擊傷亡最多的劇院 Bataclan Theatre,有關項目已迅即反映,可見歷史也有即食。    

 
在此聯想到,早前香港大學委任副校長的風波。從群眾得悉的資訊中,校委會中投票反對委任副校長唯一候選人的,提出的理由不僅薄弱、無關,可說言不成理,水平令人扼腕。歷史不會忘記。他們如何為自己善後?如何面對歷史的評審?
 

16-11-2015

〔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