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2, 2013

USB revolution



時事短談


            早前報載,香港大學候任校長早前與教職員會面時說,原則上同意學生參加公民抗命,亦支持師生的表達自由,但強調尊重法律。如果他能堅守此原則,對港大、港人不失為一件好事。記憶中很久沒聽到本地其他大學校長說類似說話 (其一更在描述個人經歴時,選擇性忘記歴史大事如大逃亡、暴動、八九民運等)。畢竟,離五四時代同情學主愛國鬥爭的北大校長蔡元培已遠。現今社會不少人仕途至上,撤下良知,對敏感話題避之則吉,無異讓我們的核心價值慢慢被侵蝕。期望新校長能好好利用他的國際視野,帶領港大為香港及國家作出貢獻。

網誌:USB 革命

USB,主要令我們想起電腦記憶體,即一般叫的「手指」。然而,USB插頭越來越常見:充電器,小型風扇,儀器,電子裝置等。新的手機及一些電子玩意,大部分都可經它從電腦或充電器處取電。

作為電能來源,現時USB插頭僅提供10 (Watt) ,但是明年(2014) 將有全新標準出現:USB PD ( Power Delivery) ,提供電力可達 100 瓦。試想想,居所、辦公室、汽車、航機、酒店都出現這種插頭,會多麼方便。不要小覷它,因為它會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習慣。

由於 USB PD提供的是直流電,而非慣常由電力公司的交流電,基本上可以應付日常大部分活動,包括:照明、電腦操作、手機/電子儀器充電、吸塵、通風等。餘下仍需用交流電的不外是洗衣、微波煮食、燒水、空調等而已。未來許多家電、辦公室電器都不再需要現時無處不在、黑色的轉換器 (adapter)

那麼USB所提供的直流電能源何來?這一般會從電池來,而電池可依賴再生能源,如太陽能、風能。近年電池科技突飛猛進,而太陽板價格急跌,大大促進了再生能源的利用。太陽板除可放在屋頂上,亦有設計可裝在窗上。香港不少屋宇的天台閒置,正好用來放太陽板(或太陽熱水器),實在一舉數得:供應再生能源、助屋宇頂層降溫 (熱天時可達兩三度) 、從而進一步減少空調的耗電。太陽能不足時,好些地方夜間電費較平,正好用來為電池充電。為求電源穩定,可考慮以屋邨或區域為基礎的電池聯網,互為補充。此外,屋邨或家中的運動器材,也會是好的充電源,為健康、為環保,一舉兩得。

更多利用直流電,有其他好處:應急電力,緊急情況下所需的照明、通訊。缺燃油發電的落後地區,更可利用再生能源產生的直流電,運作照明、資訊、通信系統等。先進國一些大型數據中心,由於其組成全是電子元件或模組,已開始採用直流電路網了。

USB PD 還會帶來其他大轉變 : 電力輸送不只是單向,而是雙向。它還可用來輸送數據,大大方便一些控制系統,集伺服、控制、輸電於一身。

以上一切不單幫助我們減低成本和增加效率,而且是減緩全球暖化重要的一步。電力公司聲稱本地大厦不適宜用再生能源,特別是太陽能 (為什麼韓國能,香港不能?) ,恐怕是托詞。隨着USB PD 的出現,這不應再是藉口了。

22-11-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a)  “Edison’s revenge”, The Economist, p.55, 19 October 2013.

b)  USB 網頁。

c) 〝韓家居儲太陽能,中電: 港技術不行〞,明報20131022日,A4頁。

Friday, November 8, 2013

Gut feeling?



網誌:直覺

哲學家維根斯坦 (1889-1951) 常問學生這問題:假設地球為正圓體,你須用一條繩子圍繞它一周。但很不幸,繩子比所需多了一米。如果你能將這多了一米的繩子弄成正圓形,均勻的離地懸浮,那麼繩子會離開地面多少?

不少人的直覺答案會是小於一亳米 (mm) 。準確答案是差不多16厘米 (cm) 。能準確作答的多是數學家或裁縫。

更大的驚奇是:假如將地球換上足球,答案會是什麼?

另一個驚人例子來自美國科學家洛侖玆 (Edward Lorenz, 1917-2008) 。他於1961年利用數值電腦模式作天氣預測。為了走捷徑,他將一個數字0.506127縮減成0.506,得到的却是一套完全不同的預測。於是他留意到,天氣系統中初始時一些極微細的分別,可以導致兩套全然不同的結果。因為單是天氣的量度過程 (如風速、溫度、氣壓觀測等) 已足以產生這誤差,而誤差既然會帶來不同結果,所以超長時間的天氣預測是不可能的 (所以一般預測未來七天,個別地方頂多十天)。他舉了一個例作理論示範,就是一處地方的颱風能否形成,要視乎數星期前遠處的蝴蝶有沒有拍它的翼。此所謂我們常常聽到的「蝴蝶效應」,除氣象外還出現於其他現象上。混沌學這門課於是由此刻開始。
Edward lorenz.jpg
Edward Lorenz

以上兩個例子告訴我們:一是一切可決定的 (deterministic),未必是可預測的。二是我們可將直覺視為建基於經驗的一種權宜方法 (此所以裁縫能答出第一條問題) ,它有時能極快提出很好的答案,有時却一敗塗地。


8-11-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