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7, 2013

A sure bet


大趨勢

與舊同學飯聚中談到,世上有沒有投資必殺技,人言人殊。回家途中,看到滿街霓虹燈飾,突然若有所失,怪自己剛才沒想起,靈感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 是與氣候變化帶來的全球變暖有關。

最新的觀察顯示,1998年以來全球暖化有減緩甚至停止的跡象。而就近年進行的研究,部分結果顯示全球增溫會比較上世紀末的預測為輕。但這些都並不表示地球不會停止暖化,只不過是稍為減慢而已。本世紀頭十年的全球平均氣溫,已比一百年前高了最少0.5度。

即使我們假設科學家說的全然不合理,全球暖化不會發生,或者後果不如預測那麼嚴重,我們可以從另一角度看 --- 那就是許多人在許多地方已經投入資源資金,並且已進行相當廣泛及深遠的工作:

a)     替代能源:美、中、德等地已於再生能源方面作出大量投資,部分並已投產。與此同時,國際能源署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已將石油生產的所謂「石油頂峰」(Peak oil) 出現時間提前至2020年。(雖然美國近年大力於本土開發頁岩氣,以減輕依賴石油,但對環境特別是水質的污染嚴重,實際溫室氣體排放量亦成疑,成效未卜。而美國以外頁岩油氣蘊藏量最高的中國和俄羅斯,無論地質、水源、基建等條件均遠遠不及,令成本倍升。)
b)    節能環保:許多國家、地方已視再生能源、節能環保為未來保持/提升競爭力的重要策略之一。美國2012年二氧化碳總排放量已降至二十年來最低。中國方面,最近已提出節能環保產業產值年均增速要達15% 以上,兩年後 (2015) 總產值要達到45000億元人民幣。
c)     許多人會將以上兩項的投資視為「成本」。其實此看法是建基於舊有工業 (如現時的公共汽車服務) 的角度 ,而忽視了過去不同時期工業革命的歷史。這些歷史告訴我們,新技術出現時,投資者仍會投放部分資金於舊有技術上,不過結果往往是投資新技術方面帶來龐大機遇,徹底改變了世界。全球多處地方,與再生能源、節能環保有關的新工種已經出現,職位亦不斷增加。
d)    對控制環境污染不力的地方、國家,甚至公司、組織,因其未能令污染者自付,導致的生靈巨大損失,將來會面對無休止的醫療負擔、索償和訴訟,而付出沉重的代價。中國最近估算環境污染對其經濟的損失,達到GDP的百分之十。

總括來說,即使全球暖化不出現,或者後果不那麼嚴重,我們如果於再生能源、節能環保方面作出適切的投資,便可享有以上四點的優勢。反之,如果我們不作此類投資,而全球暖化出現,並因我們的放任不理而致增溫加劇,後果會是一個生靈塗炭的地球,禍延子孫。

換言之,我們可以視氣候變化為兩者取其一的抉擇。選擇的一面,最壞的結局只會是一個潔淨、茁壯的新經濟。另一面,最壞的終局卻是人間煉獄。如何抉擇,不講自明。

28-8-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1)    “A sensitive matter”, The Economist, p.73, 30 March 2013.
2)    T. O’Reilly, “Pascal’s wager”, This Explains Everything, p.249, Ed. J. Brockman, Harper Perennial, 2013.

Thursday, August 15, 2013

Clair de lune


月色

上文談及普魯斯特,意猶未盡。其實,《追憶逝水年華》主人翁回憶兒時與家人月色下在小鎮漫步,故事還未完。再細心讀這一段:

〝突然間,父親叫我們停下。他問母親:咱們現在走到哪兒了?母親早已筋疲力盡,但仍為父親感到驕傲,低聲說她不知道。父親聳聳肩笑了。接着,他像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鎖匙那樣輕易地伸手一揮,把它變出來,我們家花園的後門便連同聖靈街的路口一起應聲來到面前。我們走過了漫長的陌生道路,抬頭一看,原來後門已在路的盡頭等候我們歸來。母親對父親佩服得五體投地,她對父親說:你真了不起!〞

作者描寫父親跟母親在孩子面前開的一些小玩笑,帶出溫情,不經意地與讀者拉近了距離。

上段引文,令我想起所有文學作品其實都是一段追尋的旅程 (quest, 簡單說,就是:劍俠、公主、險阻、惡魔、秘笈,及其他依循這模式的種種變化)。文中,無論句子多麼隱晦,漫無目的,最終畢竟還是有一個終點。月光、犬吠、廣場、大街等那些不相關、無意義的敍述,都是有目的的。文中中間出現的「它」,曖昧不明。一方面反影故事主人翁迷失的情況,另一方面是作者刻意賣關子,製造懸疑,就像文中父親聳聳肩膀,隱瞞秘密來戲弄我們,到最後才點出是「後門」。

普魯斯特感性強,亦觀察入微。在另一場合,他描寫月出。月出有什麼好說?不外乎皓月當空、冉冉升起、明月塵中出等句子。但是看看他:

〝有時,下午的天空,白色的月亮會像一朵鬼祟的小雲彩,不着跡地出現,活像一位還未須出場的舞台女角,穿着便服走向前台,欲一睹劇團其他人的演出,卻又自覺地留在帷幕之後,避人注意。〞

將現象擬人化,寫成欲拒還迎,顯然是作者一次切切實實的經驗,古今中外,捨他其誰。

中秋將至,祝各位人月兩圓。

15-8-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我們都愛普魯斯特》,Andre Aciman編,河西譯,上海三聯書店,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