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9, 2018

Of courage and men


網誌勇者不懼

       上月到港大出席頒獎禮,是有關紫外線測量及應用設計比賽的。比賽分中、小學,已有十多年歷史,是當年我代表天文台找上港大工學院院長冬生教授一起撮合的。出發點是有見於學生對報讀理、工科興趣減低,舉行比賽會令學生對工程系及天文台認識多一些。而最大得益的應該是學生,因他們要在兩、三月有限時間裡,在老師指導下,發揮創意,過程中還要解決一些有關或無關科技的困難。不少參加者都覺得,是一次難得的體驗。


     比賽的題目每年不同,印象中第一屆是有關雨量計的設計,當時的學生們的創意可不小,想不到竟然也發了天文台的同事嗣後的題目還包括如何測風、測地震等,都饒有趣味。

當日還頒了一個「希活年青科學家計劃」下的傑出教育獎。計劃是我有份成立的,是紀念天文台前台長希活 (G.S.P. Heywood)

1941年的一個冬日早上,希活剛享用過一份令人愉悅的早餐,便接令聯袂同事駕車前往新界坳頭,目的是取回那處的儀器。他們往北走,卻遇上正向南撤退的己方軍隊。原來日本軍隊已打進來。他們想必是爭取時間完成任務,繼續前進,結果成了階下囚。往後的三年八個月,希活大部分時間是在深水埗集中營渡過。營食物、物資、衛生及醫療匱乏,不少同僚因疾病、受虐等种種種原因喪命。他卻自始至終維持積極心態,幹活之外還寫日記、作畫,盡量令生活有所寄託。此外、又搞活動、演出,以激勵士氣。他還利用對植物的認識,在空地上開始耕種,為眾人爭取營養。期間還染上肝病,表面上是處之泰然,裡卻是痛苦萬分,家信上也不敢提及,因為心想前路未卜,不知重重難關能否捱過,無謂令家人空擔憂!事實上,有人在戰爭完結前不久最終熬不住,抱憾不能重見天日。

出獄後他回英養病,與家人重聚,恍如隔世。然後重返天文台工作,1946-56年間出任台長。

希活台長將其日記、經歷輯成一書,<It won’t be long now> (Blacksmith Books出版,2015) 。其家人保存手稿逾半世紀,有賴現任台長岑智明多年來的經營,得以公之於世。年前其女Veronica 親赴香港,出席書本的發行儀式。作者文筆相當好,淺白流暢,舉重若輕,令人難以釋卷。近年看過的英文書中,此書與 T.E. Lawrence [] 的<智慧七柱>(Seven Pillars of Wisdom) 同屬至愛 (當然,毋須同意他的立場或思想,畢竟時代不同)。書中附有一些在天文台生活和工作的歷史照片,以及作者的一些素描,十分珍貴。


這本書吸引的地方,是生命充滿矛盾,如何可以化解?上午享過美妙早餐,下午淪為俘虜。軍民往南撤走,他卻直衝投進敵人懷裡 (令人想起默片時代巨星 Buster Keaton 的電影<大將軍>,浩瀚逃難人潮中,他竟駕著火車直衝敵陣而懵然不知)。餓殍處處,但獄中廚房卻不然,要不要走後門?自身感覺不俗,還得靠同僚指出患上了黃疸病。維持活命、碩果僅存的罐頭,吃還是不吃? ……

智慧人生,積極求存,以此為最。





29-5-2018

作者保留版權

[] 即阿拉伯的勞倫斯,英國導演大衛連1962年電影<沙漠梟雄>的主人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