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3, 2018

Communion with god


網誌與神同行

     遊覽梵蒂岡,我們會想起米開蘭基羅 (1475-1564),我們會看聖彼得大教堂。大教堂前有聖彼得廣場及環抱廣場四行式石柱的弧形長廊。我們有否想到,廣場及長廊的設計者是誰?

他是貝爾利尼 (Gian Lorenzo Bernini, 1598-1680),與文藝復興時期的米開蘭基羅相隔一世紀多,是巴洛克風格雕刻的始創人。提到巴洛克雕刻,我們會想起金、黑、古銅等顏色,會覺得是廢糜爛之風。難怪貝爾利尼死後的名聲湮沒了二百年,直至十九世紀末才被人重新發現。

巴洛克之為巴洛克,就是承繼文藝復興流風餘韻,要進一步尋求新的藝術表現,直接刺激觀眾的感覺神經。否則,就如音樂發展史上,貝多芬、莫札特之後不斷有人嘗試重複創作他們的作品,但因為沒有新意,最終都被人遺忘。

貝爾利尼當時面對的就是這個難題,在時代逼迫下須尋找新穎。他的答案,就是在作品的姿態、感情上賦與更強烈的表達,而其中最突出的莫過於七十多時創作的<聖徒亞拔當娜>(Blessed Ludovica Albertona1674)。亞拔當娜歿1533年,一生虔誠替教會服務,為貧苦大眾出力。

<聖徒亞拔當娜>全是大理石雕成。我們看到女聖徒躺在靠枕和床褥上,感覺到床褥受到身體重量的壓力。床與觀眾之間是一塊幾可亂真、如實物一般厚薄、褐黃色大理石的毛氈 (毛氈之下是石棺)。衣飾和毛氈都顯得凌亂,她的頭在靠枕上似向後仰,表現她彌留時的掙扎與迷惘。


還是傅雷得好她的「口張開著,頭倒仰著,似乎要能呼吸得更舒服些的樣子。手拘攣著放在她的已經停止跳動的心口。全體的姿態予人以非常難堪的印象。…… 領口半開著,表示臨終一那間的呼吸困難。寬大而冗長的袍子撩在胸部,彷如一切臨終者慣有的狀態。[作者]更利用這情景造成一種節奏,生一種適當的對照。這一切都是真切的。

「白石似乎失掉了它原有的性格,變得如肉一般柔軟。本是肥胖的手,為疾病瘦削了,放在胸部,胸部如真的皮肉般受著手的輕壓,微有低陷的模樣。頸項飽漲著,正如一個呼吸艱難的垂死者努力要呼吸時所做的動作。」

這樣的姿態、感情,文藝復興時代的作品是看不到的。文藝復興時代雕刻蘊涵的能量 (回想一下米開蘭基羅大衛像的相對靜態),要等到貝爾利尼才釋放出來。

兩旁大窗透進的光,灑射在她的面龐。就在那一刻,她欣然接受上天的召喚。



24-1-2018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a) ‘Bernini’, Wikipedia.

b) 傅雷,<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三聯書店香港分店,198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