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6, 2017

Two movies, one lesson


網誌兩套電影,一個教訓

政府沒有青年政策,或拿不出好的青年政策,於是眼白白鑄成大錯,後果將來會延續下去。對不是一些表面功夫(如補助年青人買樓),用錢收買便可舒緩。

一個例子是如何對待對政局不滿的學生。縱使一些學生用了低度暴力,令致有人受驚受傷,但正如韓國電影「逆權司機」中的大學生在鎗林彈雨下所:「我們有什麼錯,政府要這樣對付學生?」大學生看見公義、自由、道德,政府則沒有,或視而不見。環視發展了的國家,大都對學生寬容、引導。英國2014年學生暴亂,市面多處破壞頗大,最終也是輕判。因為他們知道學生所擁護的,不可能是錯的。他們也知道,如果不這樣做,歷史會怎樣記下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更加知道,現今寫歷史是即時的,立刻便在「維基百科」等公眾撰寫的媒體上出現,不能逃避大眾審裁。歷史上,無論歐美日韓,鮮有學生運動被粗暴鎮壓,而無日後翻案平反的案例。不幸地,香港政府選擇了短視的做法,往後的日子只能且戰且走,難以有效管治 --- 因為時間永遠是在年青人那一邊。

記起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的小<告別有情天>(或<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書中主人翁傾心盡意服侍的貴族主子,於二戰前夕陰雲密佈下便是採綏靖態度,同情德國納粹,祈求苟安,卻妄顧道德公義,結果受人唾罵,鬱鬱而終。書中,作者透過主人翁不斷詰讀者,是否願意繼續盡心服侍專橫權勢或劣質官僚。可惜,環顧不少達官貴人,因勢利導,都採取了偽善、妄顧道德公義一途,其歷史下場幾乎可以,未蓋棺已可論定


沒有好的青年政策,政府便眼巴巴的失去一整代的年青人。



16-10-2017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