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9, 2017

Heritage vs history


網誌歷史,承傳

我也來說說計劃在西九龍興建的故宮展覽館。

事情本身是好事,然而沒有正式公眾諮詢和將整個西九計劃搞亂,欠了程序公義。

不過今天談的不是這些,而是討論計劃是否如當局所云,加深港人對歷史的認識。

先要弄清楚歷史(history) 與承傳 (heritage) 的分別。

社會熱中於「承傳」,是過去二三十年的新發展。對此議題,倫敦大學學院的 David Lowenthal 有專門研究。他指出「承傳」現今已不容忽略,處處國家/地方更視之為理所當然、本分應做的事。

對承傳趨之若鶩,是我們因為對傳統和過去的發展覺得舒暢。我們溯源尋根,靠攏相同文化傳統,下意識的是因為它帶來榮耀、安全感、歸屬感。這些都是正面的。

負面的是,承傳只是我們接收先人前軰的說話,是一種信念,未經驗證。許多時都是選擇性地摘取對己有利的歷史,用省略、美化、歪曲、誇大、杜撰等手法再加工而產生一些故事、說法或傳奇,目的是製造認同、根源。這自然也包括口述下來盤古的神話。

歷史與承傳不同。歷史對外開放,鼓勵研究,值切磋批評而得以比較全面。雖云永遠沒可能達致絕對真相,然而治史者一直會謹慎貼近已有或新發現的證據,否則便有需要修訂補正。

政客以承傳為幌子,鼓吹愛國、排外,製造仇恨、歧視,例子不可勝數。產生極嚴重後果的是30年代德國納粹,近年受盡苦難則有久居緬甸的羅興亞人、斯里蘭卡的異教徒。剛上任的美國總統的言行舉止更是一例。動輒以安全受威脅為藉口,便毫無限制的祭出國族主義的大旗 (其實,什麼是國族?什麼是漢族?中華民族?有明確定義嗎?)

'Heritage'


承傳的性質主觀,與歷史務求客觀大相逕庭。然而歷史對許多人來說是遙不可及,承傳卻是隨手拈來。看看在尖沙咀,前身是水警總部的 Heritage 1881,名字美則美矣,但可有多少人知道其歷史 (不論光采或不光采的),又有多少人只是慕名而來購物?

所以,不能將承傳與歷史混淆。否則,劣幣驅逐良幣,剩下來的只有謊言。這方面,香港需要的其實很簡單,首要就是合情合理搞好歷史教育。其次,西九故宮展覽館的功能應該就如其他博物館一樣,是讓市民尤其是年青一代認識中外歷史、文化、科技和公民社會的切入點。明乎此,西九故宮展覽館便不會淪為像Heritage 1881一樣的旅遊景點,一樣的「悲劇」。


19-2-2017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