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6, 2017

Back to school


網誌重回故校

早前聽同學說,中學時的校舍仍在。

半信半疑下,新年期間特意到灣仔山邊跑跑。滿目皆是高樓,唯一不變的是區內的蜿蜒小徑,仍有蹤跡可尋。如「傳教里」(Saint Francis Yard) ,可想像當年該處的用途。至於「萬茂里」,則已從以往平平無奇的巷子,入口已變身成舒適的小花園。

循著小徑走,看到旁邊的樹木,五十年前的回憶不知不覺間跑上心頭。轉了些角落後,那半世紀的校園,在發展商地盤圍板環伺、在十數棵樹木後,隱隱露出了它滄涼的面貌。


地址寫著是山邊台,既然是「台」,要跑上五六十級梯階才到達大門。只見大門深鎖,往內看十分殘舊,遠看整座大樓的窗戶大多脫落,無人煙已久。據聞畢業後數年,學校遇上了財政困難,未幾便關了門,多年來就是這個樣子。

學校有它的黃金時代,曾經與同是私校的新X、威XX齊名。學校的冬季制服是棗紅色,當年的學生在街上被人戲稱「紅衫魚」,在許多人眼中是「阿飛」。

既然是私校,收生的門檻不高。小學時我唸的以中文為主,英文水平低,六年級時才知道 apple 是什麼。無怪投考這所中學時,英文交了白卷。初時以為考不上,之後收到入學通知時,高興了一陣子。

學校校長和一些老師,來自一所名校。據當時的老師稱,他們辦學的目標是要做到全港最佳私校,接下來目標是成為全港學校的翹楚。這不是空談,我記得中一時的數學老師姓雷,綽號「雷公」,傳聞是香港學校四大「數王」之一。人如其名,他對我們這批小不更事的十分嚴厲,被他叫名時雙腳要發抖。年終考數學試,印象是數十題中僅懂得一題 (又是白卷!)


故校著重英文,除中文中史外均以英文授課。英文對我來說是難關,直至中四時作文仍是不合格,差點影響升班。最後得靠當時一位好老師,有系統地從語法、句法等方面著手,堂上不斷操練糾正,加上課後在家朗讀英文報章 (顧不得發音是否準確了)。熟能生巧,全港會考時終於取得合格。

至於中文中史,學校原來也沒有廢弛。數年前遇到一位老師,才得悉當年中文系的多位老師原來是秀才、曾效力中國政府的「文膽」,是高薪聘來的。其中有老師說過最初期望是月薪一二百元,但發薪時卻收到四百元。當然,不會只為高薪而更落力,他們的教學是出自內心。還記得當時的中史老師,上課時一定帶來一幅中國地圖,一半時間就在這地圖上用顏色粉筆,行雲流水、龍飛鳳舞的點出朝代的命運興衰。什麼赤壁大戰、淝水之戰、安史之亂、太平天國動亂等躍然板上,歷史登時變得立體起來。我等「不知日之將至」,完課後還趣味泱然,至今歷歷在目。

如此這般,踏上了日後預科、大學的跳板。

學校這一切背後的心血,可惜自己年少氣盛,對之並不領情,總以為是理所當然,結果只怪自己後知後覺。其實,許多體會都是事過境遷後,與同學老師傾談,慢慢反省得來。大家都知道,辦學不僅是技術人力物力的巨大挑戰,更重要的是須有苦心有魄力有遠見。

今天,可能是業權問題,校舍仍在,未受發展的洗禮。對我,是百感交集,是幸運。



6-2-2017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