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Reflect, reflect, reflect


網誌洪荒之力

我們熟悉亞歷山大大帝(公元前356-323) 的形象,一般來自龐貝古城1831年出土的一幅鑲嵌畫(mosaic)


這幅畫描繪的是公元前333年於伊瑟斯平原 (Issus, 今土耳其與敘利亞交界) 一役。畫中,亞歷山大自左方策馬衝入陣中,右方馬車上的波斯大流士三世 (公元前380-330) 則愁容滿面,像是指揮手下退卻。處於二人中間是大流士的兄弟 Oxyathres,奮不顧身阻擋來犯之敵。



這幅畫約成於公元前100年,全畫鑲嵌石總數達一百五十萬顆,極似一幅油畫,故此專家認為是摹仿自古希臘畫作。畫功相當高超,例如我們可以看到波斯士兵中,一些表情堅定,一些則面露惶恐。大流士前面的一頭馬,畫家採取了罕見的背向視角,以象徵敗方。此外,武器的碰撞,人馬雜踏,遠方不同角度豎的長矛,在在表現戰爭的喧囂。

十九世紀重組圖

然而,發人深省的是前景倒下的士兵。他從盾牌反影中看見自己死前的掙扎。

這是嘈雜聲中唯一的平靜、寧謐。



這有什麼意思?那一剎那,是真實的面對自己,看到了過去、現在、未來。它暗示,我們可能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鏡中反映的可能不是自己的面孔而是另一張。它是否我們在塵世的真面目,我們不得而知,但一定不是我們希冀別人看到的那一張。

說的是 legacy,是自己留給人們的精神面貌。不論是離世、離職或離任,我們都希望留給別人一個好印象。但這往往說易行難。

特別是公職,印象是不能營做的,而是依據我們過往的行為和動作形成,歷史才是主審官。回顧不少口口聲聲為國為民為社會服務的領導、代表、議員、局長、「代言人」,他們有沒有捫心自問,是否滿口仁義道德,實質上卻是不斷削弱香港的法治、自由、公義,不斷出賣香港人,以遂一己之利?

希虧有他們,以洪荒之力,帶領我們返回洪荒,走向野蠻。

想像這些人的歷史功過、這些人的下場,未蓋棺也可論定,不難。





17-11-2016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Wikipedia “Alexander mosaic”.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