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6

Let not trivia bother you


網誌何處惹塵埃?

年青候任立法會議員以英文宣誓時,稱中國為支那,是不適當。事後還用語言偽術以求過關,更是不應該。然而,反對者發動登報譴責他們,並發動流會及誓言阻擋他們成為立會議員。這做法不理智,充其量是為了政治目的。須知道他們二人背負數萬選票,這樣做會增加敵人和反彈。

試問,反對者在此議題上,下一步會是什麼?要求將「印支」改為印度中國?再說,俄文現在仍稱中國為契丹,外文 Cathay 也源自契丹,意指中國,堂堂國人中不乏有人會覺得富侮辱性。是不是這些也要人家改?

其實,延續這些仇恨 (hatred) ,製造更大分裂,有意或不經意為偽命題的港獨煽風,結果是全民皆輸,唯一受惠的只是利益人士/集團。(該青年政黨背景不明,事件有可能是利益人士/集團自編自導的活劇!)

與其這樣,大家不如走回基本步:想一想,為何十九年了,建制陣營得票與非建制仍是四六之比,而不是一半或以上?登報譴責、流會、阻撓,會有用嗎?大家不妨試想,蛇齋餅粽、買票、種票之外,有沒有正當、講道理的方法來贏取更多香港市民的選票?這才是大形勢,才是王道。

最近有兩件事,突顯了政府的性格分裂。一是學運領袖赴泰國,被當局拘留十多小時即場遣返,未能參加會議。泰國方面解畫,說是受外國壓力。這出自其總理之口,理應不是謊言。港方事發時並不積極,事後亦無跟進(看不到報章有報導),表現軟弱。學運領袖在港並無犯法 (未入境當然不可能在當地犯法),為何在當地得不到港人應有的支援或保護?是不是這些支援或保護會因個人政見而有所不同?要異見者隨時有長時間拘禁的心理準備?作為香港人,斷不能說該領袖是異見人士,罪有應得!

第二件事,是教育局就初中中史課程指引修訂作諮詢,被指倡導大一統而略去朝代衰亡。此做法不可能增加學生愛國或國民身分認同。拿近代史為例,課程當然要涵蓋辛亥革命、中日戰爭、國共內戰、共和國成立、改革開放、香港回歸、內地經濟騰飛等。然而,就香港的情況,便不能不提大躍進、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天安門事件等,因為這些事都深深影響內地及其日後的發展,亦深深影響了香港及改變了其日後走的路,而世界其他地方也不再一樣。我們不能迴避這些,否則不會認清我們的過去,為何我們今日如此,以及將來應該怎樣走。同樣,一個國家/地方要有全面深入的歷史觀,才能自我完善。試想,不認識孫中山,不知道他與香港的關係,不懂得他與革命人士為何反清,近代史跟我們又有何關係?香港資訊流通,將一些不光采的歷史抹去,而祈求學子懵然不知,安心當順民,是掩耳盜鈴,是不可能的。



24-10-2016

〔作者保留版權〕

註釋

Cathay的定義,來自Wikipedi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