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6

I will be back


網誌別問我是誰

立法會選舉剛完,令人注目的是取八萬多膺票王的勝選者。他埋首保育、權益工作凡十年。我有幸跟他碰過面,知道他是為民做實事的人,我們有他是香港之福。還值得注意的是,與他同時勝選的有幾位也是年青人。據初步統計,像他們的本土派、激進民主派,得票佔總票數的 26%,與溫和民主派得票 (28%)幾乎等量齊觀,形成了另一股勢力。顯然,這些人的支持者中年青的不會是少數,不能忽視。但政府方面,至今仍未見到什麼青年政策,更遑論有效與否。我們見到的只是保守、落後、壓迫的手法 (如禁談港獨),而這些根應付不了陣營逐步擴大的年青人及其訴求。

是次說的是電影 The English Patient,今年面世剛好二十年。


看海報,許多人以為又是一愛情片。其實,電影本身不單是浪漫,因為其中一半或以上的時間是描述主人翁空難受傷後,逐漸步向死亡的過程,期間表露了自己身分及對往事的回憶。

故事背景是二戰末期的北非,主人翁是匈牙利製圖師,受騁於皇家地理學會,捲入了一對英國夫婦的三角戀。妒忌的丈夫帶同妻子駕著飛機撞來,意圖三人同歸於盡。結果丈夫死去,主人翁倖免,將瀕危的愛人抱到山洞,誓言一定回來後便然徒步返回營地找救援。幾經艱辛找到了飛機,回來時卻發覺愛人已死。傷痛欲絕下,他帶同愛人的軀體,飛回營地。途中卻被敵方砲彈擊落,身受重傷,為當地人救出。

在一名護士悉心照顧下,他苟延殘喘,但記不起自己的名字和身分。期間出現了來自加拿大的特工,名叫 Caravaggio,探聽他的身世和情報。護士則唸著他愛人遺下的日記,耳邊隨之迴響起她生前的片言隻字。吉光片羽,共聚時的一些零碎聲音或光影,都引來無盡幽怨。夢醒無痕,最後在大量鎮痛劑下,他悵然離世。

為何那人叫 Caravaggio?原書作者 Michael Ondaatje沒有直說,但毫無疑問他喜愛跟自己同名的畫家卡拉瓦喬 (Michael Angelo Merigi Caravaggio1571-1610) 。後者是四百多年前巴洛克時期意大利畫家,擅長利用光影,突顯畫作中的戲劇性。他畫作不墨守,能超越框框,描繪效果往往無比真實。關心弱者,屢為社會不公發聲,對後世西洋美術影響極大。

為何我作者推崇卡拉瓦喬?因為書中提及畫家所繪的<大衛提著巨人頭顱>。大衛戰勝了巨人歌利亞,畫中他伸手展現砍下來的頭,但面容繃緊,沒有半分喜悅,眼裡還帶鄙視。據畫家逝世後不久有人指出圖中的兩個面孔其實都是畫家本人。總的來說,就是意指一個年青另一個年長年輕人正為日後年老體衰最終步向死亡而惆悵。

為了近大半年的藝術課,我用了此畫的題材和結構,繪製了幾乎是有生以來第一幅的油畫 (其實是最初兩三幅之一,而且是塑彩,不是油彩)


畫中,原來穿白衣的大衛變成了穿灰黑衣、習慣斬敵人首級的伊斯蘭國戰士,他握著的頭顱代表西方的撒謊者。中東近年的亂局,很大程度上是本世紀初一個有關大殺傷武器的謊言引起 (之前說過了,也要看一百年前英法在一戰後如何在中東荒謬劃界!)。西方武力瓦解了人家一個國家,卻無善後。於是亂象頻生,滋長了伊斯蘭國這個怪胎,大批難民湧歐,以及近年來世界多處地方發生的恐怖事件,奪去了多少無辜性命。無怪乎有那極之蔑視的眼神。

東施效顰之作,有辱前人,兼且離題,乞諒。



6-9-2016

〔作者保留版權〕

附註

別問我是誰電影片段https://youtu.be/eWgOjuLg5oY



卡拉瓦喬<大衛提著巨人頭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