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16

South Sea arbitration


網誌南海仲裁

說廉署。與有多年廉署工作經驗的朋友談起,似乎廉政專員短期內犯了第二次錯誤。

先是對副手署任的一年內表現不滿,期內卻沒有與之面談嘗試如何可作出改善,便立時撤去署任。現在則是為急於填補行動處處長要職,得到警監局同意並提早放人,讓該局秘書長得以盡快上任。誠然,該秘書長有長期廉署經驗,廣受同儕敬重,不失為可選之才。但是事情關乎公務員空缺,職位亦十分重要,為何不依程序,進行公開招聘?能夠擔保外面沒有更合適人選嗎?就算已知沒有其他人合適,為何不公開招聘,以示公允?況且,作為全政府、全民範例,廉署更應加倍履行程序公義,以昭廉政榜樣。如今卻倒行逆施,任意妄為,如何服眾?無怪港人日益對政府不信任,對廉署信心下滑。

置程序公義不顧,政府已有前科,在沒招標情況下便決定委派一發展商全權負責尖沙咀海濱發展,卒之在反對聲下撤回計劃。

言歸正傳,也來說說南海仲裁。早前,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就菲律賓提出的主張作出裁決,對中方十分不利。意料不到的竟是台灣已進駐半世紀、南沙最大的太平島,也被視為岩礁,不是島。(如果是島,一般可享有十二公里海域,和二百公里經濟專屬區。)

憤懣之情溢於傳媒之上,單是本地報章評論字數不下數十萬。當然,可以想像菲律賓、越南等涉利國家,也會出現類似喧嘩情況,只是他們會持故事另一面的立場。

法院已指出其裁決,並不牽涉主權或邊界。裁決本身亦只能約束,並無執行力。而中方早於 2006(菲國於2012年方提出仲裁) ,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作出排除聲明,將涉及海域劃界的爭端排除適用仲裁等強制爭端解決程序。

雖曰如此,若中方能在<公約>上尋找到理據,便能將裁決,或大部分裁決,沖淡甚至推翻,減少制肘。縱合多方報導,關鍵是為何海牙法院視南海最大的太平島為礁,不是島。簡單說,島在<公約>上的定義,是能自給自足,意即氣候、環境、生態能提供足夠淡水,支持種植和畜牧,使在島上生活不假外求。

過去半世紀,既然已有人在島上生活,理應有文獻記錄。奈何,台灣前執政黨執政時似乎長時期沒有這樣做,因為現有有關太平島上生活的文獻均是前反對黨,即現時執政民進黨,支援贊助下編纂的。後者有政治盤算,這些文獻自然不能中立持平,亦未必能通過嚴謹的科學鑑證。海牙法院在裁決時只能用既有的文獻作參考,逐產生中方不欲見的結果。所以,若要事情出現轉機,只能寄望將來有具科學性的文獻的出現。

然而,台灣現時執政黨會支持或鼓勵這樣做嗎?是一大問號。

循以上的想法來思考,那麼位於東海的沖之島 (甚至中方稱一直擁有主權的釣魚臺)之類,都只能是礁,不是島。因為純粹推理,日本必然會準備好科學文獻支持它們是島,並於國際上大肆宣傳。但實情看來沒有。沖之島什麼二百公里專屬區,看來也站不住腳。

其實,許多事情均要靠科學來解決爭端。香港已有不少例子,政府都沒有科學面對,如長年的空氣污染 (香港大學須自行測量和和布,以正視聽);如無視生態,強行發展大埔龍尾灘;如現今的機場第三跑道的環境評估、旅客數目預測、航班流量及空域安排等。不能正視科學,後果是當局只能粗暴進行,社會爭議吵鬧越益擴大。





31-7-2016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