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6

And some by virtue fall


網誌道德淪喪


上回談到機械人滅火。機械人不是新鮮事,早已廣泛用於製造、醫療等域。近期又見更多事例:美國警隊開始利用機械人應付持鎗人;本地一家連鎖快餐店也試用機械人侍餐。民生無小事,尤其是在商界,是效率、生意頭腦下的必然。


今天談的,是政府崩壞,近日又多兩個例子。


一是漁農署上載機場擴建工程報告,發現填海地區白海豚絕跡。報告出現後不久即被刪,署方說是文件未完成。看來報告難見天日,或是五、十年後事過境遷才曝光。從政府立場看,當然千方百計希望觀察到白海豚,以堵塞反對者的批評,故此必然不遺餘力。由「無」到「有亅,由01,是天壤之別,對官商十分重要。然而,盡力之下結果依然是0,亦看不出如何可變成1。選擇撤下報告,不外又是無視科學,掩耳盜鈴 (大家還記得大埔龍尾灘嗎?)


二是廉政公署第二把交椅,署任一年被撤,官方原因是與表現有關,被撤官員隨即請辭。廉政專員為事主上司,在傳媒追問下以私隐保密為由,僅指出期間已與事主商討「工作」進展。而在另一場合與署內高層討論此事時,卻有人透露專員被問及時,說並沒有與事主檢討其「表現」。要知道,工作與表現是兩回事:前者是團體、一眾參與的;後者是個人,不牽涉其他任何人。表現不符期望,政府指引是要上司定期與下屬面談,討論其表現,指出不足之處並建議改善途徑,面談要點需記錄並由雙方簽署。從傳媒至今發放的資料看,顯然上述的面談沒有發生。這是違背了公務員程序,是專員本身的大缺失。事件不能夠單是以機密及私隐為由,便以為可以過關。如果廉政公署不為事件作補充,辭職的不應是事主,而是專員。





19-7-2016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