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6, 2016

Life keeps changing


網誌無常生命多變化

奪獎土耳其電影<青春禁不住>(Mustang),講的是躁動青春五少女,如何應付傳統禮教的壓力。暗喻是,雖被千方百計抑制,不論是嚴厲家教,沒收電腦,禁用電話、網絡,加鎖加窗花,也禁不住對自由思想的嚮往,終於「翻牆」,走出自己的路。這何嘗不是目下青年人的處境。一日我們不設法明瞭其想法和加以疏導,一日也走不出目前的困局。

言歸正傳。近日兩宗新聞,值得討論。

一是「五一」黃金周,佔香港旅客絕大多數的內地旅客數目不跌反升,升幅接近一成。然而,零售總額仍在跌。這是因為內地反腐反貪、減奢華所致。主要消費目標已由奢侈品變為日常用品。為何如此說?看看舖頭的租金便知,鬧市旺角、銅鑼灣的在跌,新界上水的卻在升。新界的吸引力在水貨的流轉,不是很清楚嗎?(然而,不要怪責水貨客,因為其中港人佔多數!)

故此,零售商不應要求什麼恢復深圳來港「一簽多行」,或指控什麼反水貨、反建制行動了,因為這些都不是問題的根由。根由是,內地旅客消費模式已變,不僅限於香港,他們足跡所及的地方也受影響。零售商要做的,是因應消費模式的改變,作出調動 (例如有人已減少入口高價貨品、改變商舖位置或面積等)

政府在這議題上沒多說話,只是說不會恢復考慮「一簽多行」。相信策略上,不外是讓事情繼續醞釀,務求製造勢頭,在商界怨天尤人情況下,為國內二、三線城市居民到港自由行開綠燈!

第二件事,是「巴拿馬文件」繼續發酵。今次波及的,竟然有在位政治局常委的親屬。報章揭露他們設有離岸公司,牽涉惹人注目的大額資產,例如在香港購置價值四億元的豪宅。國內還未有就這些報導作否認或解釋,可能是採不聞不理態度,掩耳盜鈴。疑問是,這些資產如何得來?是這些親屬憑本身能力掙來?抑或是出於其政治權力關係?四億元這數字,拿最近香港前警務處處長退休後出來找的、年薪一百萬的工作來比較,後者要做四百年才可賺到 (所以他的申請可以有道德方面的爭議,但不要眼紅其報酬!)。這批高官常委可影響對港政策,而其親屬資產又不明來歷 (香港來說,就是反貪條例中的收入與資產不符),試問香港政府如何能公平、有效運作?巴拿馬文件這事,如果沒有合理解釋,那麼推論只有一個:目前的反貪腐,是選擇性的,不是全面的。這對三十年前訂立中英聯合聲明時社會能不斷進步、港人能釋除疑慮的合理期望,顯然有落差。那麼,就不要怪港人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信心越來越低了。
 

7-5-2016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