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7, 2016

Let there be light


網誌眼光光

先談不久前發表的財政預算,照例有糖派,中產受益較大,算是回饋納稅人吧。傳媒說過,相比特首施政報告,財政司司長說的是「人話」,對戾氣重的社會,可算是荒漠甘泉吧。然而,單靠這些話不可能撫平傷口,要看有何願景 (vision)。但一看之下,對香港的長遠未來實在欠奉。再看統計數字,原來過去十年總體錄得巨額盈餘,數以千萬億計。許多人或許不知道,這千萬億計的盈餘,大部分已撥進不同基金項目,如未來基金、房屋基金、醫療基金等,目的是令賬簿看起來不那麼「肉酸」難看。然而,十年來單是派糖已超過三千億元。對香港來說,這十年基本是豐年,荒年只佔少數,開倉派米可派可不派,也可不派那麼多。這三千億元數目不少,花一些心思已可為香港的長遠謀福祉。說的不是大白象工程,而是對民生、生活質素有好處的事,例如全民退休計劃,又例如大膽說說,研究一下在九龍新界發展一些「橫向」鐵路。(後者的原因?現時和正在發展的鐵路網絡,大多是縱向的。如要從九龍東到九龍西,先要往南或往北走,然後還須轉乘,並不方便。) 然而,這些都不是願景。願景是四大支柱 (貿易物流、金融、專業服務、旅遊) 及一些大產業的未來發展。譬如說,香港在醫療、教育等方面優勢幾年間已逐漸消失,現在做的多是修補,但未來的藍圖如何?

朋友早年贈句,牢騷太盛防腸斷。還是不多說了。

今次談的是眼睛的演化。報載,生物學家剛報導了一種單細胞生物 (名為Synechocystis),本身是細菌 (bacterium),不僅能自動趨向光源 (用細胞壁上突出的毛狀物移動),還能進行光合作用為自己製造食物。這可算是世上最簡單的「眼睛」了。

回想一個半世紀前,達爾文提出進化論時,眼睛的問題令他頭痛,因為難以解釋其複雜結構如何進化得來。然而,經過不斷的研究,科學家已能解開謎團。

Synechocystis其實是藍綠菌 (cyanobacteria) 的一種 (趨光、進行光合是後者的特性)。藍綠菌透過與單細胞水藻結合,進化而成葉綠素。葉綠素出現後,地球便變成一個光合作用的大工廠,將陽光、水和二氧化碳結合,產生植物賴以維生的糖,大地得以綠化。(光合作用的副產品是氧氣。就是因為有氧氣,才會有今日林林總總的生物。)

藍綠菌的發現,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有了它,科學家的事情便好辦。細胞對光有反應,自然是眼睛的好材料。那麼「製造」一只眼睛,單細胞好,抑或是多細胞好?當然是多細胞好,因為在光線照射下,不同細胞因位置不同而受光程度有變化,更方便眼睛的主人厘定光源的方向、位置和形狀。相反,單一顆細胞只能知道光源大概的方向,相比下生存條件會較差。

原始的眼睛出現後,進化的方向有二:內眼和外眼。內眼就如人眼,感光細胞位於內裡的視網膜上,能產生精確的影像。


外眼產生的影像較粗糙。然而外眼不無好處,其一是節省空間,如蒼蠅的複眼。

 
事情有其始,亦有其因。


8-3-2016

〔作者保留版權〕
 
圖片來源:Wikipedia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