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6

Is the powerless powerless?


網誌有權有權,沒權沒權?

            近日四宗事情,有感發而為文。

「暴力」。內地股場,由暴力救市,到熔斷機制四天便壽終正寢,證實了事情每每收即死,放即亂。利益集團關係盤根錯節,下至親屬朋友,投資表現比理性分析還要好,受災的每每是散戶老百姓。大家都知道,解決辦法是有的,只欠決心和實踐而已。就是成立獨立機構,找外面 (如香港、英國) 專家領頭,只向最高領導人負責。但這談何容易,香港的經驗告訴大家,是須要人才和時間的。

「強力」。香港書店五人失蹤,內地傳媒就此事說強力部門可規避法律以執行任務。環境證據是現時五人均在内地,令港人心情極不舒服。過去兩星期,官媒用的手法,包括受害者打電話回港、發文、發錄像、指控受害者等,層出不窮。其目的都是希望轉移視線,避開港人被擄的事件本質。事件不僅引起國際關注,還繼續發酵。事情終會解決,只不過折騰一番後,形象必然滑落。

「網絡23條」。<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本來是好事。這被網民戲稱「網絡23條」的草案,一方面是界定了一些情況是否觸犯法例,另一方面則更好保障版權擁有人,比現存的法例有改善,減少了司法濫權機會。但很不幸,香港政府公信力低,民間不信任,加上書店事件引發的白色恐怖疑慮,導至泛民主派一改原先基本上支持的立場,而條例受益一方又轉趨強硬。立法程序無端走進了泥淖,好事變成沒事。

台灣變天。民進黨以逾半選票取得勝利,總票數超過其他二黨。問心說,前朝不是懶惰不做事,經濟發展緩慢也不是最大問題,因為選民心知新朝面對的經濟挑戰會更大。最大問題是不能順應民意,其中年青人的思想傾向尤其重要。過去兩年他們經歷了太陽花學運,也看到港人受壓、「佔中」、以及近期台灣藝人受壓。大選冒出年輕人「時代力量」的第三勢力,就如香港的「傘兵」奪取了幾個區議席,事出有因。對年青人只可順應,否則硬要改變其想法就有如逆水行舟,是不可能的,他們只會越走越遠。

上述四件事,貌似不相關,但或多或少都牽涉軟實力、公信力,或兩者兼備。不順應民意,只會令辛苦經營、投入不少資源的公信力、軟實力迅速消退。社會的穏定和發展,不能再單靠經濟便以為可以過關。
 

18-1-2016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