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15

Is Japanese rice safe?


網誌不吃日本米?

            報章報導,本地日式食肆少用日本米,原因是害怕被誤傳用福島米,影響生意。做法出於在商言商,沒有問題。出問題的是市民理解不足,聞「輻射」色變。

            2011年日本以東海底大地震,引發的海嘯奪去兩萬多條人命。海嘯更導致福島核電廠嚴重事故,大量輻射外泄,而核災場仍受污染,流徙的居民仍在徬徨。最近更有災場員工染上白血病,可知該地核安全問題在可見將來亦不會完全解決。

            然而,福島(及鄰近受影響地區)只是日本一小部分,福島核污染並不代表全日本也受污染。我說過,東京的輻射水平比香港還低,便是證明。

            從日本來的食物,最少要通過兩重安全關卡,才可進入香港:日本出口時和香港進口時的檢測。所以,受核污染的米不可能進入香港,更遑論經本地食肆大規模售賣。

            一句有本地食肆用福島米的謠言,便令全城色變。這只是反映我們無知、欠常識,同時也突顯我們善忘。每年許多港人到日本旅遊,又不見他們問人家食物是否無核污染,是否來自福島?

            社會就如學問,不進則退。近日兩宗海上事故,可以說明。其一是連接大嶼山的汲水門大橋被經過的船隻撞擊,令往返大嶼山的交通癱瘓兩小時,成為孤島。事發後,當局不知道是什麼船隻闖的禍。傳媒和大眾關心主要是為何沒有後備通道。而據官方資料,應變計劃仍基於1997 (即十八年前) 的版本。個人關注的是,十八年間不少情況已改變,期間曾發生船只撞橋事件,新科技亦已湧現,為何沒有針對該應變計劃作出改善?舉例說,攝錄機現今已十分平民化。車輛上裝配的攝錄機已可提供客觀證據,讓人立刻知道交通事故的原因。政府部門如天文台、運輸署已在全港廣設類似的攝錄機,讓市民可即時得知外面的天氣和交通情況。假若當日橋上已設有攝錄機,便起碼可知道大概是什麼船隻出事,以及大橋受損的程度,從而作出初步專業評估,得以縮減封橋時間,舒緩大眾的不便。

            第二件事故是兩天前港澳飛翼船近離島遇事,百多人受傷。事發於晚上,船公司說是與不明物體相撞。個人懷疑,一些本地船長/員仍然未懂如何利用船上雷達的資料,否則意外或可避免。同時,假如船身四周已設有攝錄機,便可即時知道事發的原因。然而,事到如今,我們仍然未能得知該「不明物體」究竟是什麼。

            凡此種種,都不應該在自稱為先進城市的香港出現。
 

27-10-2015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