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7, 2015

Are HKU students Red Guards?


網誌港大學生是紅衛兵嗎?

        預先聲明,本文部分內容可能令讀者不安。

近年,香港多了「反反對」聲音。除了爭取民主團體,我們多了「愛」字派。民間搞公投,就出了團結香港陣營。連最近因香港大學一反常態遲遲未選副校長而由舊生發起的關注組,也有什麼支持十位院長的聲明出來打對台。除了後者,這些「反反對」團體總的水平不高,但背後資源不缺。假若目的是混淆視聽,他們可算成功。我找友輩親戚談過,搞不清楚的不在少數。這種「反反對」做法,製造混亂、矛盾,幾年前在港仍是頗陌生。是好是壞,我不知道,相信要待歷史來做判決。

香港需要民主派、需要反對聲音,是無庸置疑的。不用說得太遠,近來的含鉛食水、建築物維修天價圍標、違規的選民登記等事件,根本上沒可能期望政府及建制監察得好,更遑論祈求他們積極主動解決問題。

混淆視聽,對港人來說,是外來事物,是不好的。為什麼不好?就拿前中文大學校長、港大校委先前對學生的指控,說他們在七月底衝入議會的行為,就像文化大革命的紅衛兵。學生當時行為容或衝動,令一些校委身心受影響。前中大校長聲稱內出血,但媒體影像並沒顯示學生有使用武力或暴力,而至今亦未有檢控。然而,他說學生是紅衛兵,大有可能他不大知道文革歷史。

文革時期紅衛兵如何對待他們視為「敵人」的校長和老師?文革自1966年開始,至1976年終止。據學者於8090年代調查了76所學校 (內有全國大中小學),在文革期間都發生過學生打老師、打校長的事件,沒有例外。

 
19668月初,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屬中學的學生,打鬥了三位副校長 (當時正校長缺)一位教導主任和一位副教導主任。學生替他們戴高帽子、往身上潑墨、敲簸箕 (竹籮) 遊街、掛黑牌子、強迫下跪、挑重擔子之後,再用帶釘木棍打、用熱水燙。經過三小時的折磨,第一副校長 (50) 失去知覺,倒在台階上,後証實死亡,是文革第一個被學生活活打死的老師。其他四位老師也身受重傷。

在這之前,北大附中的學生已打鬥了副校長,其頭髮被剪掉,並被逼往地上爬、吃地上的髒東西、頂著烈日在操場的400米跑道上跑。她當時懷孕,學生是知道的,但仍難逃一次又一次的批鬥。她被逼爬上一張方桌罰跪,一個學生一腳踏在她背上,擺甫士讓記者拍照下來,然後一腳將她踢往地上。她的孩子出生後不久便因先天受傷至死。

8月中,在北京師範大學第二附中,學生在校長額上按了一排圖釘,並著他站在烈日下被人潑熱水。在清華大學附中 (紅衛兵「起源」地),校長被銅頭皮帶打至滿身是血及腎出血 ();一位副校長被學生排隊用皮帶抽,須長期服藥;一位化學老師被打後從煙囪上跳下自殺身亡。上海第三女子中學的學生,用圖釘將大字報釘在校長背上,並強迫她吃廁裡髒物。北京第六中學還自設刑室,看到的是地上血跡斑斑,牆上用血寫了「紅色恐怖萬歲」。

兩年後,1968年開始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老師再次成為鬥爭對象。上述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中,兩年前慘案中倖存的另一位副校長,被學生輪流鬥過48小時,不准睡覺,逼她交代。另外三位老師自殺亡,其一僅35歲。在江蘇儀徵實驗小學,校長及老師被鬥,其中一位老師剪喉管自殺未遂,聲帶斷裂致殘。

類似事件,不勝枚舉。要留意,學生打老師,並不是武鬥。武鬥至少是雙方互打,可以反抗,也可以退出。老師被打,不能還手,甚至也不能哀求以保性命。1966年僅是8月一個月,在北京西城區便打死了7名中學校長。有估算,文革中被學生打的,約佔整體老師數目的百分之十,有的認為比例高於此數。

僅是北京一地,89兩月便打死了1,700多人 (包括師生)33,000多戶被抄家。

文革式打老師打學生,過去或現在都沒在香港發生。所以,前中大校長是說港大學生是紅衛兵,是錯了,是遠離事實,是語言偽術。面對學生,其家長式、自上而下、欠同情心、缺同理心的態度,香港不少人也有。但於事無補,因為現在的學生,是我們的未來 (尤其是其中尖子)。他們的處境、心態和思想,都與上一兩輩不同。所以社會要有青年政策,而這些政策應該不止於輔導、製造就業的應有工夫,更不應是安排交流、遊學等表面工作 (到內地走幾天的效果只會是適得其反!與其到外地,倒不如給他們如長者般$2本地交通優惠更實際、更有效益:不是說過要他們多接觸社會,要擴闊視野嗎?青少年$2交通優惠,如有機會實行或試行一兩年,將會是一大德政!不過,話得說回來,這始終是層次不高)。社會要積極反思的,是要從青少年的本位角度看,從他們的心性出發,要顧及他們的核心價值 (不外乎公義、自由)。這當然是不容易的,但一定要做。若做不到,如何令他們人心回歸?

至於「混淆視聽」如何出現、何時出現?那要看每件事的根源 (root cause)。佔中、推翻政改,不就是因為去年的白皮書和831決定,將2007年說好了的政改「搬了龍門」?至於港大遴選副校風波,不就是出於去年底向報章泄密的人的機心,以圖改變遊戲規則?如果不是,請拿理由來說服我。
 

18-9-2015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文化大革命:史實與研究>,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所-當代中國文化研究中心集刊 ()1996年。
 

Thursday, September 3, 2015

Phone scams


網誌電話騙案

近月的電話騙案,牽涉款項總數達億元。傳媒報導歹徒用公安、中聯辦等的名義,誘騙當事人付款。當事人信納電話中提及的資料,便依照歹徒指令付款。受害人容或有難言之隱,是否罪有應得不是本文討論之內。令人百思不解的是,為何那麼容易便讓犯事者輕脱?當局為何那麼容易便不再追究,不作調查?

很多案例中,歹徒主要用了兩套工具:電話和銀行帳戶。近日報載,警察與公安已成功截斷上萬計來自內地的可疑來電。既然能夠截斷來電,即是已經知道來電的電話號碼。同樣理由,由於款項經銀行轉帳,容或迅即被提走或拆散至其他國內外戶口,但過程中必會留下記錄。拿著這些記錄,不就是調查的起點嗎?

或曰,電話和銀行戶口是用假名登記的。你會接受這是不再調查下去的藉口嗎?數年前不是說過要實名登記嗎?

如果不是實名登記,由於牽涉款項巨大,那麼銀行今天給轉走了巨款而遭公安調查,明天你會不加思索、不加強審批便讓其他人依樣葫蘆將錢轉走嗎?那麼多筆款項如此這般給轉走,其中必有內情。

同樣理由,如不加強審批,你還會給人隨便開啟電話戶口嗎?

問了許多問題,癥結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這涉及內地的形象,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如用購買等價 PPP更是世界第一),此事應該徹查,不要放過。
 

3-9-2015

〔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