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2, 2015

Big time, big trend


網誌大時代大趨勢

上周颶風「蓮花」掠港,竟在網上惹起2010年當台長時如何處理「鯰魚」警告信號的討論。那時社會不知從何走出「李 (嘉誠) 氏力場」的說法,指天文台因經濟考慮而拖延預警 (因附近地區已發出預警並已動員)。我記得當時對記者說過,發出預警一定是以熱帶氣旋會否對香港構成人命財產威脅為大前提,其他因素如經濟考慮均屬次要。科學上,我又指出颱風的能量,遠超原子彈,不能單靠一兩三人甚至民間力量便可將其路徑或強度改變。事實上,「鯰魚」始終與香港保持一段距離,隨後便循台灣海峽方向移開,香港無人命財產損失。

香港有百多年應付天災的科學經驗,社會於危急時能夠一致作反應 (如交通安排、應急人員和民防的啟動等)、閒時能夠設立並擴增防災的基建 (如市區排洪、山區固坡等),令人命財產整體上得以漸次減少 (近十多廿年因熱帶氣旋及有關天氣致命的幾近於零 --- 逆勢衝出玩浪者除外!),實非倖致。

中港處理災難,無論是天災或人禍,有基本上的不同。

618日政改鬧劇、78A股股災為例,再加上近期一些人與事,可得出兩三項大趨勢。

a)        反對政府的人只會越來越多,不會減少。根據民調,反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的,大略佔一半人,其中多是高學歷或年青人。由於近數十年生育率低,大專學位大增兼可申領助學金或貸款,孩子矜貴,本身有能力而家庭支持的話,一般都走知識專業,更會於就業生涯上走高學歷路線。其他一些年輕人也會選擇出外留學。總之,這班追求民主的高學歷或年青人士,不會減少,只會越來越多。社會要靠他們才可發展和進步,政府如果不能提出合適合理的政改方案,硬要他們變蠢、退步,是不可能的,管治只會越來越舉步維艱。

            有問,相對於每年出現五萬多的嬰孩,香港不是也有五萬多的外來移民,而這五萬多人多是傾向保守建制,不是打平手了嗎?不用擔心,移民為何來港,除了經濟或生活理由,總有他們自己或對後代的期望或抱負。落實這些需要努力和競爭,到港後他們無論視野或想法都會隨時間自然擴闊,也會為後代籌略未來,自己不能做到也希望子女走上專業之途。

b)        警隊未來的發展,會越趨艱難。曾幾何時,警隊的滿意率還是相當高的。雨傘運動之後,警隊形象大幅滑落,市民滿意率僅得二成多,大大落後於其他紀律部隊的六、七成。而運動中因衝突而拘捕了的市民,入罪率低於百分之十。這反映了幾件事:拘捕過程中欠客觀、搜證程序不足、或警務人員本身的素質或培訓出現問題,為我們敲響了警鐘。試想想,有志投考紀律部隊的年青人,如果有選擇的話,他們會揀上警隊嗎?無怪,警隊早前調整了招募時的體能測試 (其他紀律部隊表示沒打算這樣做),有投考警隊者說是較前容易了。既然不是眾人首選,未來的警隊會變得如何,大家心裡有數。

 
c)         大時代,香港的「大陸化」。(先聲明,不是說所有有關大陸的都不好)。當然是說股市。內地發生股災,原因可能是有國內資金看淡,也可能是股民恐慌,但斷不會是外國勢力,因經過一些報章分析後已排除後者的可能性。其實,任何地方都會出現股災,避不了。一些國家或地方不幸遇上了,政府都會出手救災 (90年代末香港政府大手救市,對抗外國金融大鱷)。問題是這次救災的措施五花八門,令人大開眼界,包括要求券商出資,或禁止上市企業沽出、或要求企業回購股份,皆不是正常市場行為。這些救災措施本身反映了一直以來採取行政措施而非執法規管之不足。股市未來發展要健全,要走的路應是規範化、(真正的) 市場化。

股災期間出現資金短缺,竟然累及港股。猶幸香港股市恢復較快,相信是股市歷盡幾十年波瀾而發展得較為健全。早前香港婉拒亞里巴巴的上市申請,就是因為多年前曾經領教過同股不同權的不公平,權衡利害之後的結果。至於A股何時及如何恢復,走上健全發展之路,相信不會是一年半載的事。

中港的不同,不僅於此。看看月前長江的海難,除官方新聞外,消息全被封鎖。外人不知詳情,譬如四百多死難者家屬的反應,以及調查和法律程序,過程是否公允等。與此類似的是年前火車墮橋的災難,當局草率將卡車及有關證據埋掉,然後賠錢就算,外人無從得悉起事的真正原因,遑論如何改善以免重重蹈覆轍。相對上,2013年香港南丫島撞船沉沒事件,調查過程依足法例,並聘用國際專家,又令法律程序相當公開,以確保調查結論合理、新聞報導全面。

說了這麼多,無非是說中港各有所長,也各有不同。好的固然要學習,但不好的不能加諸別人身上。如果本身某些事物 (香港來說就是專業知識、法治、自由等) 已較進步,就不宜於思想行為上設路障,硬令其不進反退。否則只會天怒人怨,社會發展裹足不前,政府受人唾罵。說到底,除非收受特殊利益,誰會自甘變蠢、變反智?
 

12-7-2015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