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 2015

We all are cannibals


網誌我們都是食人族

人食人,古已有之,至今仍見於一些熱帶地方。一般人印象中,食人行為會於饑荒或食物短缺時出現,亦有出於報復、儀式或迷信 (為了攝取或驅開他人的靈魂或才能)

殖民時代之前,新幾內亞出現的庫魯症 (kuru),有病理學家認為是源於族人吃進祖先的腦部、內臟及其他組織 (希望與祖先交流)。病者顯示抽搐及有時狂笑的癥狀,最終死亡。與此病有關的是上世紀末出現的瘋牛症,起因是畜牧業將牛組織混進動物飼料裡,有人食用受影響的牛肉往後而發病。同樣有關的是庫賈氏症 (Cruetzfeldt-Jakob disease, CJD),是因為注射了人腦下垂體的賀爾蒙 (為了治療幼兒的成長障礙)、或移植了人腦黏膜 (為了治女性不育) 而出事。

 
無論庫魯症或 CJD,其實都適用於食人或相食行為的英文定義。除了人食人、獸吃獸外,cannibalism 的定義還包括:大吃小 (商業);將零件、模組或人材從一處產品、計劃或生意移植到另一處上。從這些意義上,將他人的一部分物質,經過口腔、體液或注射而導入體內,與食人行為根本上沒有不同。如今十分常見的器官移植,簡直是甚富代表性。

近期醫學上的最新發展,有好幾項是類似的。例如,為了醫治腸胃消化,將他人體內的細菌,經處理後製成膠囊供病者服用。又,因細胞線粒體 (mitochondria) 出問題,有準母親打算利用另一女子先已移去細胞核的卵子,再由專家將自己的細胞核導入該卵子,然後受孕,結局產品會是三親之子。

更令人匪夷所思是,報載一兩年內會進行實驗,將人頭植在另一人的軀幹上。如果實驗成功,這是否意味著永生、靈魂不滅? (這是哲學及道德上的大問題,容後有機會再談。)

我們一直以來將人食人視為不文明,值此區分自己與野蠻人的不同,將令人反感的習俗和信仰歸類為未啟蒙行為,從而肯定自身的優越感。現在看來,這想法實在大錯特錯。
 

2-3-2015

〔作者保留版權。本文內容引申自人類學大師李維.史陀1993年發表的同名文章,謹此向他致敬。〕

參考Nous sommes tous des cannibals, Claude Levi-Strauss,,廖惠瑛譯,行人文化實驗室出版,2013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