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1, 2015

Does the soul live forever?


網誌靈魂不朽?

近一兩年,一些議員及委會成員,言論都變得跟主子路線一致,不越雷池半步。如此做法削弱了香港多元化社會,當然不可能與港人利益相符,亦令致我們的核心價值逐年退步 (看看自由度、廉潔度、保育態度、裙帶關係指數等便知)。社會不進反退,香港可算是罕見的事例。那擬似浮士德式的出賣,意味著當事人已拿出靈魂作交換,非本地之福,也非其本人之福。

今天討論靈魂,是個人切身話題:究竟靈魂是否不朽?

二千多年前,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喝下毒藥,死前最後一刻仍然與朋友們討論靈魂。他相信靈魂不朽,升天後會繼續做他喜歡的事,故欣然赴死。
 
Death of Socrates, Jacques-Louis David (1748-1825)

問題有兩種基本立場,我們須二選其一:一是二元論,設定人有兩個組成部分,肉體和靈魂;二是物理論,人只是物質組成。

二元論認為肉體和靈魂雖然相互獨立,同時亦緊密相互作用,靈魂可指揮肉體 (如做運動),肉體也可發指令,最終讓靈魂感知或感覺到 (如拿針刺自己)。有人相信能用內感官觀察靈魂,就像用內感官便可觀察到自己的思想 (例如覺得快樂或憂傷)。死亡時,肉體壞了,再不能指揮靈魂,靈魂也不能控制肉體。但即使如此,靈魂出竅,也可以繼續存在,自由地四處游走。(唯心論認為單是靈魂已足夠應付存活的問題,在這裡可歸二元論的討論處理。)

物理論認為人是由原子、分子等基礎材料組成。但人的肉體能夠做許多奇妙的事情,例如思考、計劃、感知、創作、發夢、關懷、與人溝通等。此等能力何來?

我們的大腦和感官,就像一部運算力極強的未來電腦,連接到身體內不同的感應器。不要少覷電腦的發展,多年前電腦在象棋博奕上擊敗人類;未來五、十年會有更多的機械人出現,取代人力。除了高速的運算和分析,電腦還懂得學習人類思考的方法,懂得集思廣益。擁有情緒、信念、欲望、思索、策略等人類智力,也是指日可待。電影<2001太空漫遊>中的電腦程序「哈爾」就是懂得思想,覺得人類每每把事情弄糟,於是決定殺人。這並非不可能。

人死後,器官、細胞、神經等開始變壞,最終歸于腐土。我們無論思考或回憶,都要靠進食、消化吸收、新陳代謝等機制,以驅動血液循環、內分泌、大腦運作等等。這一切都牽涉持續不斷的能量補給。設想一下,假如這些過程都停頓了下來,就算靈魂出竅,但何來能量補給,容許靈魂繼續若無其事地思考和回憶?

所以,有關靈魂問題,看來是物理論佔了上風。
 
從這角度看,雖然死後靈魂不復存在,但絶不妨礙我們繼續以靈魂作為一個這觀念 (就好像理想的圓圈或任何數目字,搜遍天下也找不到,但我們明白它們指的是什麼。)

當然,有人會問,如果靈魂不存在,如何解釋一些有關瀕死、假死、轉世的經驗?先說「瀕死」,人們訴說經歷了自己離開肉體,飄浮在上,看到床上自己的身體;又說體驗到穿過一條隧道,還看到盡頭的白光;又或見到已逝去的親人故友。他們覺得已經死去,升了天,接著又被拉了回來,在病床上甦醒。有科學家覺得可能是與一般人病危時釋出的內分泌有關。但這不重要,我們須認清楚所有瀕死時發生的事不可能是人們在報告「死後」的樣子,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真正死掉。他們只是臨近邊界,沒有越過邊界便回來了。「假死」情況基本上也差不多。譬如,有些人心臟病發或突然失知覺,說只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期間記憶空白,像沒發生什麼事,不多久便醒來了。這情況其實跟我們睡覺時「無夢」的經驗一樣,既然無夢,你還可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說到「轉世」,是否希望200年、甚至1000年後依然存活?靈魂附在另一人身上,假定此人背負了你的性格 (包括經驗和記憶),但無論他年齡多大他必定也有來自父母身的性格 (最少也有一部分),那豈不是成了雙重性格?你會喜歡這樣子嗎?又如果預先抹掉了你的性格,那麼附身後那個人還是你嗎?

也有人會問,單憑物理論,何來大家認知已有的自由意志 (free will)?又何來意識 (consciousness)?就「自由意志」一項,近年愈來愈多的科學證據開始發現,自由意志可能是一種錯覺,子虛烏有。我們一直以為可以自主作出決定,實驗結果卻是相反:事實上作決定前,一切已從我們內裡注定了。至於「意識」,是指我們精神生活的定性,科學上仍是一大謎團。我們對意識的理解不足,至今未能給予很好的定義,讓學者來解釋它。

總的說,靈魂並非如蘇格拉底所想的永世不滅,它隨著死亡而消失。這未免黯淡,令許多人失望。要避免這個,就只能追求長命、永生。但先前的網誌說過,活上150年、200年,如果沒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明天與今天一樣、後天又跟明天一樣,只管營營役役,長壽有何意義?

想透徹了,生命唯一憾事,就是早死。過早死亡,是剝奪了一個人享受世間美好東西的機會。世間上美好的東西,就是親情、友情、愉快回憶、理智、藝術、音樂、……。如果慶幸自己沒有早死,剩下來能夠做的就是活在當下,生存之外要加上更多的東西,就是做多些好事善事,做些值得做、重要的事。

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李光耀生前也說過:「死了等於我消失了不存在了。」就是此意。


1-4-2015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Shelly Kagan, Death, Yale Open Course 耶魯大學公開課:死亡,貝小戎等譯,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出版,2014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