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 2015

Winterreise and weather


網誌天氣,冬之旅

「來時異鄉人

去也異鄉人

五月天對我真好

帶來美麗的花環。

姑娘,她提到愛情,

她母親還論及婚嫁

現今世界那麼陰暗,

冰雪掩蓋下前路茫茫。」

這是舒伯特<冬之旅>組歌24首中第一首 ("晚安") 開始時的歌詞。歌詞出自德國詩人穆勒 (Wilhelm Muller, 1794-1827),描寫一名如謎的流泊者。作曲家首次遇上穆勒的詩,即大受感動,隨而將之譜成歌曲。

不妨先看看那流泊者的故事,然後一起欣賞<冬之旅>的音樂片段。詩中,他在一個飄雪的晚上,踏上旅程,在厚厚雪地上往遠處的森林走。令人難解的是,究竟他是離開自己的家,抑或是女友的家?是否跟後者的家人關係不愉快,走了出來?為什麼是夜裡?他有目的地嗎?這些疑問至今仍未解開。

那冬天的旅程當然不限於一個飄雪的晚上,這從24首歌的標題和歌詞上可知。途中,主人翁遇上小溪 (在硬冰上他刻了對她的愛,冰下的洶湧流水象徵他的熱忱)、郵差的號角 (有她的訊息嗎?)、烏鴉 (正盯著他,待吃死人的腐肉)、村落 (他已放棄幻想,豈可跟村裡的人一起作夢?)、路標 (途中他猶豫,問自己何以走上荒地,但最後路標指引了一條不歸路)、墳場 (他誤以為到了一所客棧,但"房間"已滿,唯有繼續孤身上路)

除了利用實物之外,<冬之旅>也直接描繪心情和感觸,再看看一些歌曲的標題:回眸 (他回首春天時來到那善變的城鎮,忘不了那少女的目光,巴不得跑到她屋前静待)、寂寞 (如憂傷孤獨的雲朵,他沈緬過去美好時光;就算暴風雨也行,好打破他現在的悲哀)、最後希望 (那一片風中飄搖的葉如果從樹上落下,所有希望都會泯滅)、勇氣 (他抖擻臉上的雪,面對著寒風說,如果世上無上帝,那麼我們就是天神!)

有趣味的是,<冬之旅>不乏有關氣象的情節,當然也是觸景生情:一枚風雞 (風向儀隨風搖擺,對他的心境沒一絲同情;他自忖,怪不得,姑娘的家蠻富有)、洪水 (雖然冷雪吸乾了他的淚水,但天氣回暖時便會匯成滔滔大水,將它帶到他甜心的跟前)Will o’ the wisp (類似磷光的現象,迄今未有一致科學解釋;它雖令人容易迷途,但他已看化一切,所有小溪終會流入大海,所有悲痛會走進墳墓)、暴風雨早上(他的心就像雪暴一樣的嚴寒和狂野) 、幻日(天空上出現了三個太陽,但心中其二已逝,僅餘下一個,他寧可躲進黑暗)

 
<冬之旅>首演時他的朋友反應並不熱烈,但到如今許多古典歌手已為該組曲演出及錄音,伴奏者中亦不乏名鋼琴家。其中表表者是著名男中音費沙狄士高,前後有七次錄音,伙奏的包括巴倫邦,白蘭度和Perahia

舒伯特 (奧地利人,1797-1828) 創作此組歌時年約三十,聲譽正隆。很有理由相信穆勒的詩十分貼合他當時的心情。在當時作曲家中,舒伯特屬於新一代 -- 他們毋須倚仗宮廷或教會的一官半職為生。然而,自由身的缺點是收入不穩定,這不幸地令其走上了愛情的歪路。原來奧地利於1815年引入新的婚姻法,所有男士須通過財政審查,證明能養妻活兒方可結婚。記錄上,舒伯特曾經作出申請,但因無正式職業遭拒。音樂歷史家說這顯示他已有意中人,無奈法例卻從中作梗。結果,他可能因踏上青樓而染了梅毒,離世時僅31歲。

現在,讓我們聽聽<冬之旅>中第一首"晚安"(費沙狄士高唱,伴奏為 Perahiahttps://www.youtube.com/watch?x-yt-ts=1422411861&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1aXXwNGmz9Q&x-yt-cl=84924572#t=150 )。鋼琴伴奏中的左手,簡單的一下一下,代表著流泊者在雪上沈重的步履。右手偶爾出現重擊音,像一把尖刀挿入心扉,令人垂淚。

第五首"菩提樹"是名曲,緬懷快樂的日字,追尋內心平和 (希臘女歌手 Nana Mouskourihttps://www.youtube.com/watch?x-yt-ts=1422411861&v=SXWqI7fh4iE&x-yt-cl=84924572&feature=player_detailpage )

最後第24首"手風琴手"(身殘志不減的Thomas Quasthoff , 巴倫邦伴奏https://www.youtube.com/watch?x-yt-ts=1422503916&feature=player_detailpage&x-yt-cl=85027636&v=pze4NxCOjg0 )。村中的手風琴手,手指冰硬仍不停的奏,然而音樂無人欣賞,狗不斷的吠,一文也賺不到。索性不如找他一起來一次合奏!

時值後拿破崙年代,奧地利哈斯堡政權實行高壓統治,動輒以言入罪,一時風聲鶴唳。穆勒作詩時不無顧忌,作品中處處隱含玄機。舒伯特深明此理,譜曲時步步為營。嚴冬,厚雪,黯色,幻日,孤身,不得不苦中作樂,不也是現今爭取正義人士的前路?
 

2-2-2015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a)        Wikipedia

b)  The Economist, 17-23 Jan 2015, p. 72-7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