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6, 2015

Streisand effect


網誌史翠珊效應

演員、歌手巴巴拉. 史翠珊數年前以私隱為由,試圖以法律途徑將網上她的沿海屋宅照片刪去。當時瀏覽該照片的僅是數次,但訴訟程序吸引了傳媒及群眾,結果是訴訟未完瀏覽次數已躍升至萬計,令事主始料不及。互聯網越發普及,類似的故事愈多,有人稱之為史翠珊效應。

令人想起最近在香港出現一件類似 (但不一樣) 的事。就是特首於施政報告批評香港大學學生報的言論,指之為「港獨」。這令致傳媒於報導施政報告時多以特首指控學生報為標題,其他項目如房屋、津貼等民生問題變得次要。

 
港獨議題走上施政報告,顯然不是無的放矢,很可能是反影未來的政策或策略,意在打壓當局認為的社會極端行動。相較去年底發生的佔領行動,這些行動如果爆發將會是十分偏激。然而,港獨在香港本無市場,而彈丸之地強鄰之下亦無條件。只不過青少年性好反叛,學生報正好是一種供他們發表思想和正反討論的媒介,於過程中受益及邁向成熟。佔領行動的引發,不外是近年當局特意限制社會既有的法治和自由的結果。但佔領行動中的青少年本質上始終是和平的,並無煽動暴力。高調打壓子虛烏有的港獨,結果可能是惹來他們的強烈反彈,令社會管治越發困難,陷進泥沼。來年的立法會選舉,達到選舉年齡的青少年會較前更積極登記,而他們的選票意向某程度上會頗為關鍵。原因有二:一是目前規模不大、鼓吹激進的參選人會千方百計吸引他們;二是選舉制度下,小的黨派拿到幾個百分點選票已足可勝出。打壓位處言論邊陲的言論,反效果是無意間挑起民憤,最終引火自焚。

與佔領行動有關的,是城中首富早前的一句良心話,說行動對其集團的業務影響不大。此話一出,許多人改變了他們以前指責佔領行動對香港經濟影響的說法,說是香港的中小企受影響。但是,究竟這說法有多少是真實的?

我們可看看剛發表的本地總零售及旅客人數的數據。總零售的數字是少了,但僅是百分之一左右。旅客人數則上升了,由去年的六千萬增至超過六千五百萬 (反觀,日本每年旅客只有一千萬)。零售額減少,主要是奢侈品銷售變弱,理由有二:一是內地反貪力度大,自然會少買奢侈品;二是減買奢侈品可能是全球趨勢,已公布上市的名牌業績不十分亮麗,不是增幅減緩,就是業績平穩甚至收縮。近月本地所見,旺區出現較多商舖待租或大幅減租的情況。零售數字更間接顯示,非奢侈品的銷售額是增加了,並非減少。上述一切,解釋了為什麼在旅客人數增加情況下,總零售額減少。原因是外圍的,是大趨勢的,與佔領行動其實關係不大。容或有個別中小企受累 (亦有中小企受益!) ,但總的來說 (即所有中小企合計) 看來不能怪罪佔領行動。就此事,政府不應該以政治考慮取態,而應以科學態度分析資料,並發表公報,俾所有市民能夠將來出現類似情況時有所準備。胡亂諉過,不僅於事無補,更影響社會未來正確的發展。
 

17-2-2015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