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14

Hagupit remembered


網誌黑格比的回憶

本周肆虐菲律賓的超級颱風,叫「黑格比」。這名字令我想起2008年襲港同名的颱風。那年是熱帶氣旋襲港較頻密的一年,單是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已達四次。今次選該年兩次熱帶氣旋掠港作回憶,均是遇上林超英台長抱恙,找了我做「替工」(我當時負責輻射監測及氣象儀器的工作) 。目的有二:一是解答碰到新朋友時常遇見的問題 掛風球時會考慮發出的時間嗎?二是,那年的風暴頻仍確實牽起了氣候變化的討論。

先說說打颱風時台長的職責。台長是負責所有有關風球信號發出/取消的,任何決定不可找他人代辦。困難就在此,因為熱帶氣旋距離香港還遠時,已經要考慮應何時發出戒備信號 (‘一號波’):發出時間過早,會擾民;過遲,出了海的漁民未能及早返港,市面又來不及反應,會影響人身安全和招致損失。所以,台長的投入於一號波發出前已開始,並無間斷:風球發出後最少每三小時作一輪評估 (當然要借助一班得力的同事,利用最新天氣報告、衛星、雷達等資料作分析) 及發放公眾警告;八號波發出後更加密至每小時,直至風暴遠離,所有風球取消為止。

上述不間斷的過程維持五、七、九天,是等閒事。故每有空隙,管它五、十分鐘,也要爭取休息 (已練就的功夫,是隨時隨地坐下來可入睡!)

言歸正傳。200885日那天,北冕在南海逐漸接近香港,黃昏已發出三號強風信號。夜間,北冕繼續移近。由於它位處香港南面約200公里,它短時間內的移動去向對香港的影響攸關:移動稍有偏北,則狂風大雨正面吹襲,八號烈風信號在所難免;但若移動偏西,則香港感受到的風力只會稍為加強,隨後減弱,三號風球足夠應付。

當時是凌晨二時,難題是能否於早上六時前對市民清楚說出將會仍是三號波或轉為八號波,因為普羅學生市民出門後才改發更高信號 (即八號波),市面交通會立時出現混亂,甚至意外。然而,作出這決定的時間僅剩下一兩小時 (如要轉發八號波,須爭取兩小時前對公眾發預警,即早上四時)。此時此刻,雷達、衛星資料、電腦模型只能起輔助作用,北冕的實際風力始終要端賴地面氣象站或附近船隻的報告。

本地風力會繼續緩緩上升嗎?氣壓會繼續下降嗎?焦慮不安的心情,有度日如年之感。。猶幸衛漢戈助理台長即時帶來了氣象報告,發自一艘位於風暴環流內側、處香港上游的志願船隻(註),風力已達烈風程度。經與預報室同事商討,與手上其他氣象資料印證後,便作了六時前轉發八號風球的決定,未幾更發放了八號波兩小時前的通報。隨後的工作便是與業務部門溝通,以及每分每秒監測北冕的動向。

原則上,於危急時台長可在任何時間發信號。然而,當日如果未能於早上六時前發出八號波,要避免市面出現混亂,那麼下一個時間「窗口」要候至九或十時了。

那晚是記憶中最長的一夜。結果是北冕繼續移近,香港正面受烈風吹襞。總計三十多人傷,四十宗樹木或棚架倒塌,380宗飛機航班需取消或延遲。

北冕過後翌月,又來了「黑格比」。黑格比路徑與北冕接近,也是離港200公里左右,這次是否可照辦煮碗?不,黑格比移動較快,風力亦較強。八號波避免不了,問題是何時發出。923日那天,隨著黑格比愈來愈接近香港,下午時間強風已吹襲,趨勢是愈來愈強。權衡之後,決定了下午六時轉發八號風球,並一如既往於前兩小時 (即約下午四時) 發預警,俾讓住處偏遠、行動不便或有業務需要人士早作準備和反應。同時,計算過黑格比會於午夜左右帶來相當高的風暴潮 (主要因風力,其次因低氣壓,引致臨岸海水升高,令低窪地方水浸),與政府有關防洪部門商討後,首次提前六小時發了風暴潮警告,以盡量減少水位增高時帶來的損毀。

結果是當晚香港普遍吹烈風,離岸地區及高地風力更高,達十級,間中十二級。事後,社會對風球發出時間的反應是可預見的:一部分市民說時間合適,一部分說過遲。總的來說,在各類交通配合下,市面並無出現大混亂。黑格比帶來50多人傷,塌樹/棚架50多起,航班取消/延誤400多宗。翌日早上街上所見,路面已清理,交通已基本恢復正常,可見消防、警隊及環境衛生人員的效率。

令人印象十分深刻的,是黑格比令多處低窪地方嚴重水淹。那夜,在風暴潮加上漲潮下,鲗魚涌水位高達3.5米,大埔滘則高達3.8米,分別是1962年「溫黛」,1979「荷貝」以來最高。最令人注目是香港西的大澳,水深及胸。
 

那年的南海,確是熱帶氣旋較活躍的一年。然而,個別年分的天氣,無論是溫度、雨量或熱帶氣旋,無論它們多極端肆虐,都不能跟氣候或氣候變化直接拉上關係。但黑格比引致嚴重水浸的圖片,畢竟為我們帶來了一幅「末日」的景像。

氣候專家剛已指出,2014年可能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一年。隨著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持續增加,海平面會以每年一厘米或以上的速度上升。由於海平面上升,將來類似黑格比路徑的熱帶氣旋,強度就算弱些,距離遠些,也可帶來同樣可怕的風暴潮。更甚的是,根據天文台的計算,幾十年後海岸線的最大威脅已不僅僅是風暴潮:單是日月成直線、每月出現兩次的漲潮,已足以令到多處地方嚴重水浸。

如果再不全力節能減排,褥熱天氣、滔滔洪水將會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10-12-2014
(註) 天文台志願船隻約有一百艘,船公司自願無償參與,船上員工於熱帶氣旋情況下每三小時作天氣報告。天文台可提供氣象儀器及有關培訓,並支付衛星傳遞數據費用。是次志願船隻所起的關鍵作用,可見其重要。值此要對所有有關船員深切致意。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