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Splendour in the grass


網誌致青春

寫在學生與政府對話前夕。

「一句爭取民主,只需要有數千、數萬人跑出來,佔領這裏,霸佔那處,自封為民主戰士,加上過別傳媒追捧,香港700萬人就要犧牲,失去了自由、平等和法治?我們同意嗎?有誰問過我們?」

以上出自反佔中頭頭,又是犯上我先前說過的「不科學」錯誤:不應該將全港人口 (七百多萬) 減去上街人數,就說是反對上街佔領的人數,因為後者之中有人是願意作犧牲和忍受不便。他們為什麼願意作犧牲? 正正是因為他們的自由、平等和法治正逐步被「佔領」。

不幸的是,警隊發言人於勸退群眾時也有類似說法,同樣是不科學。

要搞清楚反對上街佔領的人數,進行一次一千多人的民意調查便可。

學生上街,已三星期多,身心俱疲。冷不防警察驅趕群眾時又來次不必要的暴力 (七警因而停職),促使大量市民再跑出來支持。記者詳細的錄像令全球媒體嘩然,使政府形象進一步滑落。

歸根結底,就是政府「離地」,將自己圍在高牆之內,沒有充分聆聽、反映逾半港人對政改的訴求。


睡街、日曬雨淋,不是人人會做。學生做得到,因為他們沒有一般大眾的包袱。他們的訴求也十分謙卑,就是真普選。

愈看見社會不公、真理扭曲、假話充斥,愈感到他們的青春、無瑕、無悔。沒有任何東西比青春更好,它是詩人眼中的 splendour in the grass[註],水木清華:

「可恨昔日正茂的風華

如今已永遠自眼前消失,

雖然無法令時光逆轉

帶回花朵的綺燦、青草的壯茁;

我們不用悲傷,

要從餘燼中尋取力量。」

            無論佔領行動結果如何,有幾件事幾乎可以肯定:香港已經變得大大不同、當權者已失去香港青年的一代、現屆政府餘下兩年會是跛腳鴨,難有作為。

青年是社會未來的棟樑。民意調查已清楚顯示他們對政治的想法。每年有五萬個香港青年會取得選民資格,政府如果不改弦更張以贏取這些人的心,管治只會愈來愈舉步維艱。


21-10-2014

〔作者保留版權。〕

[註]William Wordsworth (1770-1850):

“What though the radiance which was once so bright

Be now for ever taken from my sight,

Though nothing can bring back the hour

Of splendour in the grass, of glory in the flower;

We will grieve not, rather find

Strength in what remains behin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