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9, 2014

Hong Kong's soft power


網誌軟實力

學生上街,佔據金鐘、銅鑼灣、旺角要道,至今已一星期多。現場所見,大致平靜,學生亦掛起對附近商戶居民不便而致歉的字句。一些反對示威人士,隔着鐵馬謾駡,得到的回應都是生日歌或帶笑面容,氣氛和平。

他們日曬雨淋,為的不外是「公義」兩字。政府作的諮詢欠持平,沒有给民意應有的尊重,將逾半港人的意願及訴求敷衍了事。隨着人大作出極為保守的普選決定,導致學生及部分港人的强力反應。

佔領行動惹來了警方過分的武力,鏡頭所見,都是催淚彈和胡椒霧射向人羣。外國傳媒的報導,令政府失分,國際形象受損。

隨後警察變得被動,街頭暴力上場,其中涉及黑社會。亦有證據顯示區議員辦公室電話招騁,到場叫口號的可收一千元。然而,今次平和的學生得到了同情者到場支持。結果是,暴力效果不彰之餘,香港的國際形象進一步受挫。

最新的是由有威望的知名人士出面勸告學生撤離,危機死線過了,也沒有事故發生。

學生們由佔領行動開始至今,思維上表現了相當高的彈性:由對當初提出的訴求作出調整,動員及資源分配的組織,抓對方的缺口,到雙方商議政府同意的對話,重開道路讓公務員上班,中間不無猶豫的時刻,但最終都運用了常理,沒給人把柄。

相對上,政府有欠常理的地方比比皆是:「袋住先」、「沒有做錯」 (警方語) 。因為其身不正、理虧,逼得採負面的說法,是有欠於大部分港人的。

可以說,佔領行動是軟實力與硬實力的一次抗衡。

學生現時的策略之一,似是與政府對話後,撤出部分佔領點作釋出善意,留下金鐘等一兩處地方。一則保存實力,二則進一步減少對社會的不便,三則是佔領點少了,組織動員較易,在場人數可以維持甚至增加。

人數多,就是 safety in number,難以清場。因為若要清場有效,一定需要拘捕及控罪,否則群眾會迅即返回現場。然而,絕大部分示威者至今的行為,都在政府派發的「法治與<基本法>」教學指引內有關「公民抗命」的描述框架之內,法院審案時或須用酌情權。

又,正如一些學者指出,拘捕五千、一萬人並非易事。拘禁地點的挑選不難,相信警方早已定下。相比下,較困難的是後續的檢控工作,每名被告牽涉的程序,均包括搜證、錄口供、與辯方律師安排、提堂等。這方面,集體控訴並不可行,因為每人的口供、控方證據、辯護取向都可以不同 (除非政府進行冗長的修例,或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此外,被告保釋後仍可以繼續上街抗爭,其他以萬計的不滿示威者還可選擇上門投案自首,事情變得沒完沒了。現有的警力及法院根本應付不來,最終令司法制度不靈,拖垮政府。

佔領行動會是香港史上一大分水嶺,港人看自己,全世界看香港,都已大大不同。政府原定的第二輪諮詢已沒有意思,倒不如由頭開始重新進行諮詢;退而求其次是調整提名機制,像前幾屆特首選舉時一樣讓民主派或非建制人士出選,令各方都有下台階。說到底,香港人是理智的,還不致選一位與中央政府合不來的人作行政長官。


9-10-2014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