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0, 2014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網誌何去何從

…… 西方傳媒最初有期望佔中能重燃內地人民對民主的渴求,答案是否定的。事實上內地人對佔中相當反感,尤其對之前倒轉國旗不滿。很多內地人不明白為什麼香港作為全國最富有的地區,享受國家提供免費的國防及外交保障、全國最好的食物和水及最高人權及自由,又不用將税款上繳中央,仍然有這麼多不滿?就佔中問題據了解大部分內地人是支持中央的。」

上文出自嘗試推行基本法23條不果的前保安局局長。除了人權及自由那部分我不同意之外,其他基本上是事實。可惜,這些事實只不過是整件事的一部分,有其他事實她沒有提及。而這些沒提及的事實正正可以解釋為什麼內地人對佔領行動反感,為什麼內地人就佔領問題上是支持中央的。

實情是,內地官方有關佔領行動的資訊不像香港那麼全面,而是片面、一面倒、經過「篩選」、緊跟政策的。譬如說佔領是恐怖活動,就跟金鐘那裡的講學、補課、溫習、讀書、藝術創作等格格不入。到過內地的人都可以感同身受,互聯網上許多港人通用的網站,如面書、博客、香港電台等,都是接不上的。要接上就只得翻牆,但這不是內地人人會做的 (當然,也有知情的人,他們還會帶家人子女到香港親身感受)

最近她又對學生在佔領行動中利用 Google Map, Twitter, Firechat 之類軟件不以為然。想通了,這一切都不是說給港人聽的。令人頓首的是,如今議會內大部分議員都不以廣大市民為服務對象。

上述片面的訊息發放在內地可以,在香港則不能,必然引來反彈。長時間享有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已是香港核心價值之一。相比上,經過多年的發展,經濟對一部分港人來說,已不再是重中之重的頭等大事 (有年青人根本不再理睬。譬如,如果沒有父母或其他方面的資助,工作多年根本也買不到、供不起住房)

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早已成為香港文化的一部分。雖然這些價值已逐漸被蠶食,且事態已變得越來越嚴重,此文化仍是較內地先進的。人大於八月底對香港未來普選的決定,可視為將一套落後的文化硬生生加諸港人身上。這文化的衝突,令不少人難以接受。

隨便舉三個例子。其一是宣傳機關對香港同情佔領的藝人以「冷處理」封殺,對外國有類似傾向的藝人也不放過,發出警告,實在前所未聞。其二是保安局前些時在立法會播出警民衝突的錄像片斷,竟可以全無警方施武力的片斷。這種偏頗、欠持平的做法,少見於以前的政府。其三是前陣子市民自發在獅子山上掛了一幅寫着「我要真普選」的直幡,遠處也可見到,實在看不出政府為何要急急將之拆下。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有普選嗎?對港人來說,普選自然就是真普選,是理所當然的。政府的做法,潛台詞是心裡有蟲,自知所推銷的選舉其實是假的,不民主的。事情的發展也出人意表,結果是遍地開花,香港所有大學都掛上了類似的直幡。


928日響出的87枚催淚彈,事後看來,是政府未能與時並進。上世紀50年代、60年代暴動、80年代的士風潮,對付的是暴民。今日則不同,幾十年前的一套,到廿一世紀竟然照辦煮碗用在手無寸鐵的學生、讀書人身上,是一大錯配。

隨着自由、人權、發治等價值繼續弱化,傳媒、學者、異見人士噤聲,香港會失去昔日的光采,變成只懂得抓經濟的怪物,與內地城市無異。過程中,有理想的知識分子(包括學生) 下場會是黯淡的。近代史中當權者如何對待知識分子可以作借鑒,高壓的手段會以不同形式或變奏出現,縱然今時今日在國際視野下會使之變得稍為敞開,陰霾始終會縈繞不散。

希望以上的預測是錯的。

政府「離地」,議會不為民發聲,中港文化落差,防暴手法錯配,新聞資訊扭曲,這是一個荒旦的社會。政府不能以理服眾,因為背後欠了公義。

此情此境,在這危難之秋,無論退場與否,無論會否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深化運動,學生仍是對的。


31-10-2014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