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6, 2014

Why Marx still matters


時事短談
     
有港人批評內地訪港旅客太多,特首不久前還說港人「未富先驕」,可是現今又說要探討將旅客人數減兩成的可能。為何有此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背後相信是去年底政府發表有關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內容樂觀,甚至提到每年內地旅客訪港人數可達一憶次。但隨着今年三月內地人大提出會檢視旅客會否造成香港不便後,香港政府取態才開始發生變化。

按道理政府於旅遊、運輸、零售、交通、娛樂等領域上,掌握了既全面又詳細的數據,為何報告結果竟與內地人大的看法有如此大的落差?

以前政府對研究報告的處理方法,是「三上三落」,意即是技術及專業層面人員將對報告的看法和建議上呈,上司看後作出反饋及質詢。過程經再重複後才將經完善之後的報告發表。此工作模式容或須花多些時間,但因出錯機會較小,是值得的。現在情況不同,特首及其班子任期五年,要目標在短時間內完成,事情往往等不了。加上種種如和諧包容、政治正確等人為限制,搞出來的許多所謂「結果」都是欠全面、不科學。這當然不是減低民憤的好方法。政府取態不能科學化 (特別關心的是環評、能源取向、生態保育等方面)、結果只會出更多亂子。
 

網誌平反馬克思

近日傳播媒體出現許多有關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 (Thomas Piketty) 著作<21世紀資本論>的報導及討論。他利用數據證實全球發達國貧富不均愈趨嚴重,提倡財富税以扭轉趨勢。書名明顯呼應了馬克思未完成的巨著<資本論>,但他不信革命,抗拒「現代馬克思」的標籤。一直以來,「馬克思主義者」並不是一個好標籤 (馬克思本人也否認是馬克思主義者,相信是外間有許多不同詮釋,連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然而當今世代,資本主義世界面對重重因難,值得重新審視一下他的思想。

 
馬克思 (1818-1883) 主要思想,環繞着「工人」及財富公平的分配。在他心目中,由工人階級打造、帶領的社會主義,將會取代資本主義。

他生於普魯士 (今德國) ,記者出身,思想激進,年輕時住巴黎,31歲被放逐,舉家遷往倫敦。他處身工業化的時代,由於工廠制度的出現,工人取代了原有的工匠。工匠由於有一技之長,可製造或創作成品謀生,收入與成品件數掛鈎,亦有較充裕時間可自由支配。工人則不同,只是領工資,工時不變,不會因為效率提高產出上升而收入有所增加。

馬克思指出,工業化後出現大量商品,經貿易產生利潤。但這些利潤不是來自成本基本不變的原料、租金、或廠房機器,而是來自勞動者,即工人。工人創造商品價值,但這價值帶來的利潤大部分不屬於他們,而是走進資本家的口袋裡。後者是以能累積財富,結果是有者愈有,「涓滴效應」(trickle-down effect) 並沒出現,做成貧富不均。馬克思關心的是勞動成果,「勞動是一切價值的來源」。他指出倘若有部分或全部勞動成果不屬於勞動者本身,就是剝削。這與市場經濟學打對台:市場經濟學中的供求關係固然有好的一面,但就勞工供需安排上它本身對市場有着一股強大的操控力量,向資本家方面傾斜,讓勞動者接受被剝削的生產關係。

當然有人會說,資本家也須勞心勞力,也須上班、管理、做決策。然而,道理上資本家的收入不可以像現實般以數十、數百、甚至千倍於工人的收入。微軟創辦人蓋茨過去兩年年均收入是80億美元,是一般中層經理級人員的十萬倍,我們能說他的心力勞力值得這個倍數嗎?(蓋茨捐出了身家的一半,我對之並無不敬,只是說實情而已。)

工業化之後,人均壽命長了。十八世紀的人容或活到4045歲,但馬克思不覺得他們活得比我們短。他們的實質生活從早上六時就開始了,而現時的我們幸運的話最早也要到下午六時下班後才開始。現在人均壽命已達70年以上,然而真正為自己活着的日子又有多少?

馬克思預言資本主義將面臨瓦解,資本主義社會是聽到的。於是不斷出現不同的勞資調整,如社會福利醫療保障、員工股份制、遣散費等,以避免將工人壓逼到革命邊緣。現在常說的「基本工資」及「最低工資」,也多少得力於馬克思。一個工人維持其基本生活,得以提供勞動力以應付明天的工作,就是他收入所得的底線,也就是基本工資。最低工資比基本工資高一點,可看作是給工人一些餘錢享受一點點餘暇吧。這當然也是不公平:香港人常說,要花四百萬才可將一個孩子養育成材。孩子畢業後去工作,收入是多少?一萬元?算他二萬元吧,一年廿四萬,跟四百萬成本比較未免不成比例。況且,這樣的收入縱或可應付生活所需,但也沒足夠餘錢買房子。

馬克思性格上是屬於書房及圖書館的,根本不適合走進群眾,組織及帶領他們進行鬥爭。然而他30歲時與恩格斯發表了<共產主義宣言>後,陷入了不斷的社會纏結:工運、組織共產黨、跨國的「共產國際」,其中牽涉複雜的人際關係,這不是他有限的社交能力應付得來。他對「無產階級專政」,也只是提出一些初步想法,並沒有發展出具體的政治手段。社會活動嚴重影響了他的寫作,<資本論>完成不了,使人對他思想的認識產生混亂,或為方便而利用他的思想。譬如說,他後半生住在資本主義最前列的英國,讓他觀察到資本主義帶來的種種弊端和不公平,於是預言由工人階級打造的社會主義,會將資本主義取而代之。然而,這並沒有在實行資本主義的地區發生,而最後竟然在第一次大戰後1917年工業發展落後的俄國生根,實在匪夷所思。那裡工人勢力尚未成形,於是「在工人完全覺醒之前」,共產黨人走出來代表了工人進行革命,並由共產黨專政。從這角度看,馬克思是給騎劫了。之後共產世界出現的巨大扭曲及苦難,不幸地許多都算到馬克思頭上,實在有欠公允。
 

6-6-2014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楊照<在資本主義帶來浩劫時,聆聽馬克思>,本事文化出版,2013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