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14

Why Mozi


時事短談    

近期熱門話題,非港鐵莫屬。眾多事件中 (包括故障導致連次大停駛、不恰當處理出土數百年前歷史文物) ,影響香港未來最大應是高鐵的延誤。港鐵先是以大雨、地盤發現花崗岩為由,以圖過關,不遂後才迫得宣布與總裁不續約。事涉隱瞞事實,誠信破產。監管高鐵進度,負責的最高三層,由下而上分別是:路政署長、監察委員會、局長。回想以前,路政署長 (即三層中最低) 或類似位置官員已足可把關。監管高鐵進度的技術含量高,政府部門已有專業知識勝任,地鐵公司難作隱瞞。奈何經合併後今天的港鐵已尾大不掉,加上因為政治問責,權力往上移,政府部門號令、話語權已今非昔比,以致今次事件牽連至局長,實非港人所欲。

同樣,機場管理局也是龐然大物,若政府及民眾不予以適當監察,將來也有可能出事。諸如第三跑道,鑒往知來,我們是否信服機管局能以科學、理性的態度處事嗎?
 

網誌兼愛與博愛

三月中的網誌談及法國大革命中鼓吹的「博愛」,革命後不久便失去了光環,原因是要所有人彼此像兄弟家人一般親近,愛人如同愛兄弟家人一樣,而現實上,人的時間、精神和物質的資源有限,拿去平均分配,不僅受眾所得幾近於無,連累給家人的照顧大大沖淡,效果適得其反。

可是二千多年前墨子 (墨翟,公元前約470-391年,誕生於孔子去世時) 所提的「兼爱」卻有不同。他覺得,「兼」與「別」是對立的。兼是兼收並蓄、兼容並包,亦含兼併、兼任等意思,有主次意味;別則以自我為中心,將他人分別開來。當時天下大亂,國與國之間互相攻伐,民不聊生。他指出君臣、父子、兄弟之間如果不相愛,就不會有惠忠、慈孝、和調等上下情感。天下就變成弱肉強食的世界。故此,他說「視人之國若視其國,視人之家若視其家,視人之身若視其身。是故諸侯相愛則不野戰,家主相愛則不相篡,人與人相愛則不相賊,君臣相愛則惠忠,父子相愛則慈孝,兄弟相愛則和調。天下之人皆相愛,强不執弱,眾不劫寡,富不侮貧,貴不敖賤,詐不欺愚。凡天下禍篡怨恨可使毋起者,以相愛生也,是以仁者譽之。」

 
墨子說的「愛」,由君及臣,父及子,兄及弟,建基於人倫關係,由近而遠。當時有人指出道理雖對,但實行上有困難。然而他以堯舜禹湯、文王、武王為例,提出如上行下效,沒有任何影響不了、做不到的限制。所以他說,「是以老而無子者,有所得終其壽;連獨無兄弟者,有所雜於生人之閒;少失父母者,有所放依而長。」這與孔子「大同」觀念有共通,與現今社會福利概念不謀而合。

墨子去世一百多年後,韓非說,「世之顯學,儒、墨是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可見當時墨家名聲與儒家不遑多讓。但隨着秦統一六國,墨家地位開始急降,至漢尊儒,前後僅二百年間已一落千丈。但他提出的觀點:兼愛、非攻、尚賢、非命、節用等,加上他對事物的科學態度和機械知識,均具積極作用,並未被人遺忘,近數十年對他的研究更有復興之像。

 
23-5-2014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楊照<墨子 - 庶民社會的主張>,聯經出版,2014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