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3, 2014

Virtual, reality?


時事短談

            政府最新<未來發電燃料組合>,給人印象是奇文共賞。名為諮詢市民,實則限制選擇:1) 從內地輸入電力,或2) 利用更多天然氣,二者均令電費上升,好像沒有更好的途徑。政府口口聲聲說是聚焦討論問題,實質並非諮詢。兩選擇中,均將「煤」及「再生能源」兩樣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混成一塊,都局限為總燃料組合的10%,即再生能源少於10%。問題是二選其一,是否代表已甘心接受未來再生能源會少於10%?所以,市民處理這諮詢要萬二分小心。人家中、美、歐等地已大力投資發展,歐洲一些地方到2020 (即六年內) 計劃再生能源會達到20%。韓國一些住宅大厦只花數萬港元,便能將屋頂收集到已轉成電力的太陽能,貯存及駁上公用電網,一舉數得。為何香港不能做這些?原因是發電商需要投資於所需電網,還要付款購買從這些大厦來的多餘電力,算盤打不響。看來我們未來十、二十、三十年還要忍受像南丫島上風車之類的「樣板戲」,還要為這些樣板戲付鈔。人說世間上沒免費午餐,如今香港市民根本就沒有午餐,還要付費!

            這次諮詢不客觀、欠科學。幾年前、十多廿年前的政府是不可能搞出水平如此低的文件的,足見特區政府欠決心,乏自信。
 

網誌虛擬?真實?

近日香港藝術界一大盛事,我們可以觀賞到意大利國寶 四百年前卡拉瓦喬 (Caravaggio, 1571-1610) 所繪的名畫。自十四世紀歐洲文藝復興,繪畫上發展出「透視法」 (簡單地說,即所有平行線於畫布上均消失於一點,效果是給觀者一種事物遠近的感覺) 。到了十六、十七世紀的卡拉瓦喬,拿手戲是充分利用光影強烈的反差,突出畫中人物及其情感的戲劇效果。我喜歡的例子是他的早期作品<聖馬太的召喚>:

 
圖中可見,光源來自右方,照射一羣人,桌子坐中的馬太驚訝用左手指向自己,像是說:是我嗎?他就在此命運一刻皈依天主。打開的窗扉意味馬太展開生命中的新一頁。畫中沒有當時常見的陪襯,如飛舞的天使,或中間裂開的雲朵,是一大突破。然而,畫家對人物的處理卻是栩栩如生,神情躍然紙上,全畫極富戲劇感。馬太的右手仍在數着金錢,帽沿上還有錢幣。但是,這幅畫是真實、或像真嗎?當然不是。沒有人知道千多年前事情發生時的情景,畫家本身也明白這點,由畫中人物穿者意大利當代服飾可知。

說到「寫實」,就要談風景畫。但至到十七世紀,風景畫仍未受重視。看看法國畫家洛林 (Claude Lorrain, 1600-82) 作品之一:

 
當時的風景畫並不純是風景,反而題材往往與神話或宗教有關。創作過程主要在室內,這從畫家處理天空和樹木的手法可知 - 他作品中的天空和樹木,均大同小異,無明顯不同的地方。

風景畫登上大雅之堂,要待至十七世紀後期 -主要靠英國畫家康斯特勃 (John Constable, 1776-1837) 的承傳。他對大自然情有獨鍾,並對當時剛出現不久的氣象及雲種術語趨之若鶩。他的寫實風格,影響了法國活躍於楓丹白露森林附近的巴比松畫派 (Barbizon school)。而後者則繼而影響了十九世紀末出現的印象派 (Impressionists)

說到印象派,自然會將之與往後的象徵主義、野獸派、立體派、未來主義、抽象派等扯上關係。然而,印象派並不純然描繪印象,亦非抽象。印象派別樹一幟的地方是畫家走出戶外,有些作品是戶外完成,有些則靠粗描、草圖、筆記,帶回畫室作最後加工。無論如何,目的都是捕捉那處地方的瞬間光影。「印象派」的名字就是來自開山祖師莫內 (Claude Monet, 1840-1926) 的作品<日出印象> (‘Impression, sunrise’)

 
畫中,光影效果凌駕細節,給人一個超乎觀看而進入體驗的經歷。無怪乎有人看過後說:橙紅色的破曉光輝,自海面勉力升起,就像患上週一症候群的人冬日在被窩裏掙扎着起牀。火紅光球還無力驅散籠罩海上的藍色霧氣,但足以讓早晨冷冽的海面,由紫色轉為溫暖的橙色,就像電爐上的發熱線一樣。

卡拉瓦喬,莫內,那一張畫屬虛擬?那一張較真實?
 

4-4-2014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這個作品為什麼這麽貴?>, Will Gompertz, 大是文化, 20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