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2, 2014

Fiddle favourite


時事短談

            傳媒報導,香港政府過去三年用了二百多萬元,委託「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時事輿情和國情國策。這事本身並無特別,然而中心總裁近月來連續發炮,批評大學行之有年、經得起學術批評的民意調查。多年來政府 (董建華時代除外) 一直尊重民調的結果,「中心」是次做法捨本逐末,不去為政府提供改善施政的意見,反而利同經費對大學研究工作進行口誅筆伐。結果是,政府花錢來直接或間接損毀學術自由。香港核心價值已被逐漸剝蝕,學術自由差不多已是最後一度壁壘,政府竟然親手抓石頭砸自己脚。誰在拖香港的後腳,一目瞭然。
 

網誌何曲繞樑

談的是小提琴協奏曲。什麼是小提琴協奏曲?簡言之,是給小提琴及交響樂隊演奏的音樂,其中的小提琴主奏佔一定地位。

大家可能立即想起韋華第 (1678-1741) 極受歡迎的<四季>,但當時十八世紀初小提琴與樂隊的角色或分工並不明顯。小提琴協奏曲達到顯赫的位置,要待至貝多芬 (1770-1827) 才出現。樂壇一般說「四大」協奏曲,是指:貝多芬、孟德爾頌 (1809-47) 勃拉姆斯 (1833-97)、布魯赫 (Max Bruch, 1838-1920) 的作品。前三者均只創作一首小提琴協奏曲,而後者雖作有三首,但僅第一首廣受歡迎,可見創作時有一定壓力,說是嘔心瀝血之作,並不為過。

四大之中,貝多芬可說是小提琴協奏曲王者,是一座高峯。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風格與貝多芬完全不同,全曲淒美之餘一氣呵成,舒順流暢,毫不猶豫。布魯赫創作其第一協奏曲時,年僅廿八,樂曲的成熟令人驚嘆。聽過幾次之後,會發覺全曲結構緊密,緩急有緻,動聽而兼附陽剛之氣,比勃拉姆斯尤勝。

這一切之後,當然有新作品的出現,其中表表者包括:柴可夫斯基 (1840-93)、西貝流士 (1865-1957) 的小提琴協奏曲。

 
說了這麽多,無非是介紹俄國格拉蘇洛夫 (Alexander Glazunov, 1865-1936) 的小提琴協奏曲。此曲是1904年作曲家39之齡所作,一聽驚艷。格拉蘇洛夫生前雖貴為聖彼得堡音樂學院院長,受人詬病的是風格偏保守,碰上新音樂挑戰時往往找尋折衷過關便算 (他晚年所作的薩克管協奏曲算是例外)。作為浪漫樂派終極大旗手之一,他的小提琴協奏曲可說是對古典浪漫主義總結及道別之作。近年樂界對他音樂的興趣有回暖跡象,許多新銳小提琴手均有為此曲錄音。全曲長僅廿十分鐘,然而感情豐富,幽怨淒迷有若醇釀,像在追憶浮華落盡的美好時光,不容錯過:


 
22-4-2014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