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6, 2014

Is Hong Kong democratic?


時事短談

            「香港電視」啟播工作再遇阻撓,個人觀察是法例未能與時俱進。政府給人印象是時常「搬龍門」,實情是窗外事情發生得快,立例規管工作追不上。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回歸後局勢趨更政治化,一般立法由於要讓路給更逼切的議題,所需時間延長了。其二是一些政府部門與外面世界 (中國大陸除外) 專業互動及交流少了,不單未能擁抱最新發展及科學創新,反而自我感覺良好,結果就是專業水平不知不覺間下降,效率更每下愈況。這些都應引以為戒,否則以為只在第三世界發生的事會出現得愈來愈多。
 

網誌香港是民主社會嗎?

先讀以下幾段文字:

英國人為了在一片荒島上建設一個商埠,所以殖民地政府一開始便要實施較開明的管治方式,以吸引人才和資金的到來。香港在未引入民主改革之前,已經具備了不少民主社會所擁有特徵和制度。在這種歷史背景下,香港的民主化在開始時便有了良好的基礎,其運作自然也較為暢順。

從比較角度而言,香港在過去二十多年來的民主發展,可以說是一個頗為成功的事例,值得其他國家和地區借鑒。…… 例如在政府以外的其他政治制度對政府的制約、除普選以外人民可利用的影響當權者的手段和管道 (包括示威和抗爭) 、法律對政府的約束、媒體的監察作用、民間組織的制衡、外部力量的左右作用、經濟發展需要對政府行為的制約 (例如要維繫投資者的信心) 以及國際輿論的壓力等。事實證明,不少非普選的機制比普選能夠更有效產生促進民主的效果。

總體而言,與其他國家和地區比較,香港的民主實踐是成功的。即使在尚未有政府和立法機關普選的情況下,憑着香港所擁有的自由、人權、法治、民意對政府施政的影響力、立法和司法機關對政府的制衡、媒體對政府的監督、公民社會的茁壯和民眾抗爭行動的廣泛運用,香港已經是民主的社會。民意調查發現,港人認為香港的民主程度頗高,只是稍稍遜於發達國家而已。

以上都是一位可以從北京角度看香港政治、前中文大學學者、全國政協委員劉兆佳教授在其2013年著作<回歸後的香港政治> (第八章:香港民主發展的参考意義) 所說的。

既然「香港已經是民主的社會」,很難想像2017年普選特區首長還要篩選,並且不設公民提名,而只局限在1200人的小圈子提名。篩選候選人、沒有公民提名,還算是民主社會嗎?這不是民主倒退,是什麼?
 

27-3-2014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