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Upward spiral?


時事短談

            本地新樓樓價,不知不覺間新界地區已接近或超過實呎一萬元,香港、九龍地區更不止此。新消息是,本年施政報告中,政府靜悄悄將未來五年私營房屋數量估算,大幅由每年二萬單位調低至一萬三千多。同時,報載政府估計訪港旅客 (其中大部分來自內地) 每年有可觀增長。另文又指出內地旅客中越來越多屬中產階層。內地旅客對香港的法治及財產保護留下印象,加上低息借貸環境,過去十年對本地已高昂的樓價間接起推波助瀾的作用。因此,待內地中產旅客看過香港,伴隨買方印花稅的衝擊被消化後,不難誘發其中小撮人 (相對香港人口,數量已是不少!) 的憧憬,参與及壯大在港的置業行動。這兩因素 (供應減少而需求不降反升),任何一個都足令樓價踞高不下,易升難跌。未置業而希望「上車」的本地中產只得望門輕歎,如不向他們提供置業貸款、分期支付買方印花稅之類的幫助,只會令怨氣加深,益發對政府不滿。
 

網誌向上流?

去年底再度參與志願團體北上,到廣西山區助學及勵學。「助學」是獎賞成績好的學生,而勵學則是鼓勵學生向學,不要半途而廢。初時以為前者先於後者,但在山區情況往往是勵學尤其重要,足以改變一生。

困住於山區,有不同的背境。一般是歴史及傳統因素,承接祖先留下的屋與地,日復日年復年作息。有學歴或能力的,大都不戀棧此胼手胝足、汗流浹背的工作,乾脆往外面生活較舒適的地方謀生及落户。留下來的往往是謀生能力不足,或是有殘疾或先天缺陷,又或有毒、酒癖的,只能靠僅有的勞力以及政府微薄的補貼維生,長久滯延社會基層,很難依傍外圍經濟的增長而脫貧。年輕的一代如希望脫貧,首要的是要接受教育。

除了接受教育之外,學生還須要有決心、努力。這些聽來像老生常談,但在山區則不然,因為那裡須要超越常人的決心和努力。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今次見到的一位初中女生。

我們在學校交流及派發物資後,便到一些學生家裡作家訪。她是這批學生中之一。到她家的路途,上半段還可乘坐學校的汽車,下半段是山路,得要步行了。到達後所見是一所破舊的屋子,屋頂千瘡百孔,經陽光透出,破洞清晰可見。可想像,夏天不能防雨,冬天不能防寒。全屋陰暗潮濕,城市人會十分不習慣。她母親已不在世,父親年紀老邁,家務由她及也在上學的兩位哥哥肩負。

她每天的日程就是徒步往返學校兩次,即共四程,每程45分鐘:早上上學,中午回家,下午回校,黄昏回家,風雨不改。她這樣做,為的是要節省車錢及飯錢:山區有鄉村公車,每程收費一元;學校午間提供饍食,每餐得付三元。中午回家她便可和兄長輪流弄飯,節省一點點錢。於是,為了省下這幾塊錢,她便不顧日曬雨淋,夏暑冬寒,每天用雙脚為自己的前途往前走,見者無不動容。

像她這樣處境的,國內有不少。他們只是踏上了前路的第一步,往後還有許多險阻。但少少的勵學金,對他們來說已是一大把。我們香港人,起步點已比他們優越,應該珍惜我們的已有,更應出一分力幫助他們。
 
新年伊始,祝願大家馬到功成!


30-1-2014

〔作者保留版權。〕

註:志願團體是「小扁擔勵學行動」,詳情見 www.xbd.org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