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One easy piece


時事短談

            《明報》在未定下繼任人選情況下,撤換當了兩年的總編輯,啟人懷疑本地新聞自由再被削弱。另一邊廂,香港大學於去年底進行隨機抽樣民意調查,研究港人希望香港將來成為怎樣的社會,結果如下:廉潔 (33%),公平 (23%),繁榮 (21%),自由 (14%),福利 (9%)社會。廉潔已是第二年踞首,有趣的倒是「公平」超越了「繁榮」,意味經濟問題重要性減退。此外,「公平」先於「自由」,有些人可能覺得奇怪,但這是有理據可依的,容後再談。
 

網誌純粹音樂

說起音樂,意猶未盡。以下片段,要花大家二十分鐘,但一定要看,因為它會徹底改變對古典音樂的看法:


剛才講者說了一句,是無論是中國村落 (hamlet) 的人,或是深受悲劇 (如莎士比亞的《王子復仇記》Hamlet) 文化影響的西方人,都不可能是音樂盲。他介紹了兩首樂曲,第一首是莫扎特的奏鳴曲,第二首是蕭邦的前奏曲。因為後者是講者重點所在,今日多談一些。

這首前奏曲(作品284),我首次遇上,是1970年積尼高遜任主角的電影Five Easy Pieces。當時美國經歷五十、六十年代盛世後,深陷越南戰事的泥沼,國內瀰漫不滿情緒,年青人失却身分認同。主角出身富足家庭,但投身社會後工作每每都不持久,浪跡天涯,感情無所寄託,就如有人指出,所有人都前路茫茫,倒頭來任何事皆無所謂:


蕭邦的前奏曲,都是短小精悍,一般不超過一百小節。大家剛聽過這首前奏曲長度僅26小節,已足夠表達他的悲痛,是他為自己葬禮指定的曲目,可見其在作曲家心目中的地位。

懂看樂譜的會發覺彈奏此曲不難,網上可找到免費、一步步的示範。樂曲雖然短,聽過不少版本中,演奏的時間幅度竟然可以變化很大,由少於兩分鐘,至差不多三分鐘!喜愛的是以下較慢的版本,理由很簡單:曲中顫音及三連音,處理過快易流於突兀,不足以表達樂曲應有的深沉:


音調由高往低,悲痛一層一層越刺越深。蕭邦去國的心情,二千多年前的《詩經》已有反映:

「緜緜葛藟,在河之滸。終遠兄弟,謂他人父;謂他人父,亦莫我顧!
  緜緜葛藟,在河之涘。終遠兄弟,謂他人母;謂他人母,亦莫我有!
  緜緜葛藟,在河之漘。終遠兄弟,謂他人昆;謂他人昆,亦莫我聞!」()

 
16-1-2014

〔作者保留版權。〕

註:緜即綿;葛藟是水邊藤蔓類植物;涘即河邊;漘即岸邊淺處。全詩大意是河邊藤蔓茂盛,與河水混然一色。我卻骨肉遠離,到哪裡才可尋到親人?就算喚別人爸爸、媽媽、兄弟,也沒有人理我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