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 2014

Dangling monologs


時事短談

       香港工聯會慶祝成立65年,出版歷史文集,當中有關六七暴動 (書內用「反英抗暴」一詞)一章節中,僅談及港英政府鎮壓,沒有提及事件的全部。事實上,1967年暴動牽涉香港左派、中央政府及港英政府。工聯會受內地文化大革命影響,將鬥爭做法搬到香港。多年前,內地官方已將文革定性為十年浩劫;近日也有「十年動亂」的說法。奇怪的是,工聯會至今仍未肯面對事件的責任。很難想像,當年利用汽油彈、「土製菠蘿」對付警察,殃及無辜的情況,跟今時今日港人遊行和討論中的和平佔領中環行動相比,後者簡直不值一哂。不能面對歷史,就如將1950年代「大逃港」硬說成天災而不是人禍,如日本拒絕正視侵華一樣,是非理性的、不科學的,社會、國際間很難得以融和。

 
網誌「廢話」

日常碰到的,許多是「廢話」,一是內容空洞、全無意義;一是說了等如沒說;一是實質上有其內涵,不能說它錯。下面試舉一些例子。

1)    「香港好,中國好;中國好,香港好。」縱觀過去170年,絕大部分時間情況並非如此。

2)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這是信念的時代,這是懷疑的時代 ……」。狄更斯 (1812-70) 以法國大革命為背境的名著《雙城記》的開場白,將一堆相反的形容詞炒成一碟,置諸150年後的香港也可說是準確,還不算是廢話?當然,看書要看其文章脈絡,才作定奪。與之遙相呼應,奧維爾《一九八四》裡的「戰爭即和平」、「無知即力量」、「自由即奴役」,「廢話」更多,但在這反智的年代聽這類說話聽得多了,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 ……

3)    《物種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是與《雙城記》同於1859年出版。達爾文 (1809-82) 在書中說的並不是物種的「起源」,而是演化。但這無礙書中所述的演化論被公認為科學上一重大里程碑。

4)    陶淵明 (365-427):「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兩句順手拈來,沒說什麼,倒是反映其「無」的心態。三百年後,王維 (692-761) :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用了力 (月、松、泉、石)。王維,字摩詰,名字來自釋迦牟尼時代修行者維摩詰,可見受佛教的影響。二者相比,可知陶詩境界。

5)    蕭邦作品的命名。蕭邦 (1810-49) 作品中,無論是夜曲、搖籃曲、練習曲或前奏曲,內容均有與其命名不符之處。何出此言?且聽逐一道來。二十多首夜曲,當中許多篇幅自然都是描述夜間、黃昏或拂曉,但也有不少地方令人聯想到明亮的白晝,夏日大自然的寧靜,使人忘卻一切煩惱。這些樂曲超越了大自然的夜景,或月色掩映下情侶的幽會,令我們想起在湖邊對未來的遐思、以及狂風暴雨過後勾起的惆悵。它們甚至將聽者帶到寺院神遊冥想,或在樹影婆裟的墳地躑躅徘徊。

作曲家僅創作了一首搖籃曲。旋律在固定音型的伴奏烘托下,透過華麗的装飾加以變奏。音樂自始至終保持寧靜安謐,而變奏由簡至繁,又由繁至簡,如珠落玉盤,是一場精美絕倫的音樂魔術、煙火盛宴。記錄中蕭邦對嬰孩並不親切,而作曲期間女友喬治. 桑的子女已是青少年。與其說是搖籃曲,不如說是一個夢中仙境。

蕭邦作有卄多首練習曲,除供手指練習和挑戰難度外,令人詫異的是時常可於演奏會上聽到。受人歡迎的原因,是它們富音樂內容及旋律動聽,與別的練習曲迥然不同。其中表表者為「別離」練習曲 (作品10第三首),旋律膾炙人口最令人激動的是「革命」練習曲(作品1012)1831年作品,時值波蘭起義抗俄失敗,作曲家憤慨填胸,發而為曲。

蕭邦的前奏曲共27首。其中前24首於1839年出版,每首選24個大小調之一逐一譜寫。一般前奏曲的目的,是為接着而來較大形的作品作引子。然而,此24首卓爾不群,聽起來可以是24件小珍品,也可以是一氣呵成的大作品。其中較著名的是作品28的第四首「葬儀」和第15首「雨滴」。

凡此種種,都無礙作曲家的偉大及其作品的生命力。

            人之常情,說一些「廢話」 總比作新年決定 (new year resolutions) 容易些,輕鬆些。2014年伊始,祝大家愉快!

 
3-1-2014

〔作者保留版權。〕

 
音樂欣賞


2)    前奏曲作品45。選此曲是因為有傅聰,演繹至今仍未有出其右者: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EXPdGKMYu4U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