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1, 2013

Science and democracy


時事短談

             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局長終於出來說,不考慮發展郊野公園。間接證實先前在其網誌所說的,不過是虛幌一招。畢竟發展郊野公園牽涉修法例及面對司法覆核等,情況複雜,現今政府任期餘下時間內完成機會十分渺茫。發虛招的目的不外乎冀望社會對將來發展棕地、綠地等的抗拒小一點而已。

            同樣,發免費電視牌照一事相信也是幌子。這是綜合了報導及有關人士所言後得出的解讀。假如全發三個新牌照,兩個現有電視台勢必反對,啟動司法程序機會大,並會盡量拖延,令整件事曠日持久。如今「大熱門」電視不獲發牌,由於已投放億計資源,必然反彈,並啟動司法程序。這已在政府審度之內,其如意算盤是待一年多即2015年兩現有電視台牌照期滿時,屆時配合新申請者「低調」些,一併處理。

            事件引發大規模抗議,看來政府不再關心已經低下的民意了。電視服務質素低落,市民資訊自由繼續受侵蝕。壟斷下社會受的苦,可窺豹一斑。

 

德先生與賽先生

 
十六世紀時,歐洲教庭的宇宙觀,以亞理斯多德學說為依歸。一切天上的物體均是圓的、光滑的,並隨正圓軌跡繞地球運行。可伽利略 (1564-1630,見去年7月中的網誌) 不受這套。他動手設計製造望遠鏡,並親眼看到月亮上的山脈、太陽上的黑子、金星的所有位相 (若金星繞地球而行,這是不可能看到的) 、環繞木星的衛星、以及土星的怪異附物 (即土星環)。這在在都與當時的想法大相徑庭。一位德高望重的學者拒絕看望遠鏡展示的新視野,還指除伽利略外所有人都看不到任何東西。另一位則說伽利略的望遠鏡看地上的物件完全沒問題,看天上的東西則亂七八糟。更有人說是伽利略特地將四顆木衛星放進望遠鏡內。伽利略帶着望遠鏡到翡冷翠,希望給那裡的教授看看木衛星,都被拒絕了。教庭視他的日心說為悖論,發起審問批判,伽利略逼得撤回言論,雖倖免入獄,但逃不過生命最終八年受軟禁之厄運,直至三世紀後1992年始平反。

伽利略、開普勒、牛頓等循種種新發現啟動了現代科學紀元,迷信、教條、宗教權威逐步被淘汰。民眾開始從書本上尋知識,到野外觀察生物,藉解剖推進醫學,高度依賴證據進行裁決,以及懂得掙脫枷鎖謀取權利。文盲、封閉、一小撮人獨攬大權的日子已然過去,代之而興的是民主進程。其實,民主選舉本身就如科學實驗。每幾年透過謹慎的選擇,改動變量,再觀測結果。政府就如一所實驗室,執政者須明白實驗結果的暫時性,於施政立法理財方面日復日,年復年不斷實踐、改良、再實驗,從而得出什麼可行什麼不可行。正如美國總統傑弗遜1804年所言:沒有任何實驗比我們現在試行的更有趣,我們相信試驗結果會確立一項事實,就是人民會服膺於理性和真相。

 

 

22-10-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M. Schermer, ‘The Principle of Empiricism, or See for Yourself’, This explains everything, Ed. John Brockman, Harper Perennial 20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