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7, 2013

Rich kid, poor kid


時事短談

            前廉政專員涉嫌豪宴事件,報張報導署方採取「分單」分法,將食物及酒水分開報銷,以避過審查。查實政府內部指引很清楚,就是每人每餐平均消費不得超額 (晚餐比午餐高,但都有上限) 。一餐飯的消費當然包括食物及酒水。科學上,分單的做法意味將時、空分隔,就只有以下情景:食物及酒水分別於兩段不同時間享用 (例如先喝酒後吃飯)、或酒飯分別於兩個不同地點享用、或梅花間竹地進行,即吃一口飯之後到鄰舖喝一口酒,再回來吃飯。這些都極不可能發生的事。分單以圖蒙混過關,實有辱人們的智慧,引人發噱。

 
窮孩子、富孩子

香港的直升機家長現象,看來越來越普遍。報載大學於啓導日 (orientation) 增設接待家長,前所未聞,亦有家長因宿舍清潔問題而與校方產生磨擦。此外,更有遠赴外國家庭寄宿的學子羞於啓齒,竟打電話回家訴說被褥不足。

香港得天獨厚,失業率僅約3%,少於歐美先進國家的一半。西班牙、希臘等國失業率超過25%,即四人中便有一人無工作。當中年青人失業更不止此數,成為迷失的一代。

雖然西方經濟最近已見起色,但就業率回升情況比預期慢,原因相信是中級及低技術職位並未相應增加。這主要是因為有些工種已被資訊科技、機械人替代、或乾脆給外判了。

經濟盛衰,變幻莫測,香港難保將來不會遇上西方現時面對的這些日子,屆時我們的年青人如何應付?其實,以上的情況不知不覺間已在本地出現:管理精簡化,職級層數減少;櫃檯職位消失,許多申請程序非上網辦理不可;有些食店客人已開始要利用店方的板腦直接下單,且食枱均已設有自助添水器,毋須再勞煩服務員了。

現今社會,政府除了提供教育經費及基建外,很難指望它能為年青人未雨綢繆。始終,年青人的未來,是他們自己的事。要向前看,不想給同儕比下去,便要從事增值高的工作。為什麼要高增值?理由很簡單,商品 (或服務) 價格包括成本及利潤,而一般商品的成本,僅一部分反影工資,然而有關工作多是低增值的,其餘 () 部分都去了知識產權、專業器材、原料、租金、稅費、資金成本等那裡。這是工資很難追上商品價格原因之一。

社會未來的發展,如果是越來越多的人追逐經濟規模不變或正縮小的餅,後果只會是個人所得減少,整體越趨貧窮,政府逼不得已加稅,但這又談何容易,而加稅的受害者往往是中產。

循這思路,年青人值得考慮:富研發,或創新特質的事業,方可與時並進。一如前文 (828 ) 討論,工作如與氣候變化、再生能源、保肓減廢有關,會事半功倍,因為未來各行各業都須減排,是大勢所趨,也極可能是下一波工業革命的主題。

除此以外,恐怕還要持續進修,才可不落人後。甚至可說,就算自己已是專業人員,也不能自滿。原因是:互聯網上已出現一些正式或非正式的用家評估機制,「口碑」瞬間即可在網上廣為流傳,令個別醫生、律師、會計師、工程師等的功力優劣無所遁形。

如斯境地,如此壓力,要怪的就怪這個全球化、重商的社會。坊間有一系列《窮爸爸、富爸爸》的理財書籍,其賺錢哲學我雖不認同,但它們畢竟點出了全球化、重商環境下年青人須自求不斷發展和創新的道理。

可惜的是,我們一些家長所作所為,剛好反其道而行。
 

27-9-2013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