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5, 2013

Clair de lune


月色

上文談及普魯斯特,意猶未盡。其實,《追憶逝水年華》主人翁回憶兒時與家人月色下在小鎮漫步,故事還未完。再細心讀這一段:

〝突然間,父親叫我們停下。他問母親:咱們現在走到哪兒了?母親早已筋疲力盡,但仍為父親感到驕傲,低聲說她不知道。父親聳聳肩笑了。接着,他像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鎖匙那樣輕易地伸手一揮,把它變出來,我們家花園的後門便連同聖靈街的路口一起應聲來到面前。我們走過了漫長的陌生道路,抬頭一看,原來後門已在路的盡頭等候我們歸來。母親對父親佩服得五體投地,她對父親說:你真了不起!〞

作者描寫父親跟母親在孩子面前開的一些小玩笑,帶出溫情,不經意地與讀者拉近了距離。

上段引文,令我想起所有文學作品其實都是一段追尋的旅程 (quest, 簡單說,就是:劍俠、公主、險阻、惡魔、秘笈,及其他依循這模式的種種變化)。文中,無論句子多麼隱晦,漫無目的,最終畢竟還是有一個終點。月光、犬吠、廣場、大街等那些不相關、無意義的敍述,都是有目的的。文中中間出現的「它」,曖昧不明。一方面反影故事主人翁迷失的情況,另一方面是作者刻意賣關子,製造懸疑,就像文中父親聳聳肩膀,隱瞞秘密來戲弄我們,到最後才點出是「後門」。

普魯斯特感性強,亦觀察入微。在另一場合,他描寫月出。月出有什麼好說?不外乎皓月當空、冉冉升起、明月塵中出等句子。但是看看他:

〝有時,下午的天空,白色的月亮會像一朵鬼祟的小雲彩,不着跡地出現,活像一位還未須出場的舞台女角,穿着便服走向前台,欲一睹劇團其他人的演出,卻又自覺地留在帷幕之後,避人注意。〞

將現象擬人化,寫成欲拒還迎,顯然是作者一次切切實實的經驗,古今中外,捨他其誰。

中秋將至,祝各位人月兩圓。

15-8-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参考
《我們都愛普魯斯特》,Andre Aciman編,河西譯,上海三聯書店,201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