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5, 2013

The right governance

以正治國

七一,三號風球下,到維多利亞公園參加遊行,目的是爭取2017年普選。

下午3:45到達,聽主辦單位宣佈遊行已於預定時間二時左右開始。情況很擁擠,人群在引導下進入球場,待填滿後即轉下一球場,井然有序。
 

初到維園,風雨未至,難得冷靜

期間不斷有大驟雨,半小時後已變成落湯雞。不是沒帶雨傘,而是在肩摩踵接情形下,相當悶熱,加上旁邊雨傘淌下的水,未幾汗水及雨水已弄至全身濕透。當然這樣子的不單是我,但人群仍靜心等候,完全沒有不耐煩,不時還鼓掌及回應台上的表演者。香港人的公民面貌,這裡充分體現了。

人們不斷進場,未幾六個球場已滿,宣佈說龍尾已擴及地鐵天后站。遙望那些幸運、已走出公園的人,原來他們也只能以蟻速慢行。起步的人剛走上馬路,空出的球場又瞬即擠滿。聽宣佈龍頭已抵達中環,可想像參與遊行的人數之多。

維園內站了一小時,未能寸進,難免想起仍在外面等候的人潮。他們前無去路,後面陸續還有從天后站到達的人,兩重夾擊下,可見情況之劣。我估計當中不少人,尤其是老弱的,逼不得已下放棄參加。

打量一下前後左右的二、三十人,有家庭,有中年,有銀髮一族,但以年輕人居多。

再過了半小時,終於走出維園,已是五時一刻。以為可以舒一口氣,但天仍在下雨,地上人潮因前路受阻,不時要停不來。開放給遊行人士的馬路,旁邊有許多站台,供不同團體機構宣傳、呼口號、募捐等,好不熱鬧。但餘下的路面實在太窄了,根本不能疏導密麻麻的人群。

我於是循馬路旁的行人道走,稍為順暢少許,然而單是走銅鑼灣餘下部分也用上半小時。

翌日數張報章均有刋登這樣的情景的照片:一邊有如「沙甸魚」、插針不下的人潮;另一邊則僅得一、兩名警員站崗,人跡杳然。我自忖警員站的地方,既然沒有車輛行駛,可否騰出些少空間,容許多些遊行人士通過?

十萬人 (有報數十萬) 上街,而無暴力受傷事件,香港人的理性、理智、守法,可見一斑。

慶回歸團體不惜花錢搞種種優惠,又同時舉辦價廉的普及音樂會,務求令遊行人數減少。然而,對於疏導人潮、令他們好受一點,政府就好像鐵板一塊,鮮有彈性,更有傳言不許市民中途插隊。相反,一些針對民主訴求的「小動作」(或不作為) ,越來越多,但效果不彰。早前特首向報館發信指其誹謗是一例。另外,近日的一宗,早知是守行為的輕判,卻在事件發生22個月後才緝捕犯案記者,難免令人遐思。

過去數年,言論空間、新聞自由不知不覺間變得越來越小。年輕人怨氣最大,經濟發展未惠及,還將他們視作敵我矛盾,或者覺得沒逼切性而對之不屑一顧。畢竟他們是我們的未來,如此做法未免失諸交臂。剛舉行的演藝學院畢業禮,學生在台上向特首做出種種不禮貌的動作,以表達對普選的訴求或對社會的失望,就是一種反映。

老子有云:以正治國,就是執政要正派,事事循正道走的意思。

5-7-2013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