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7, 2013

Hitting the bottle

人分千里外,興在一杯中

上篇網誌提及酒醉。中國歷史上,當然以詩仙李白出名。既要將他鄉擁入懷抱,又要把外在環境融入內心,幫助他成功的是酒、是詩。是故,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之句。

李白之前,以酒與文出名要算魏晋時期的「竹林七賢」,其中為首兩位阮藉、嵇康齊名。兩人主張老莊之學,〝越名教而任自然〞。他們不拘禮法,聚於林中喝酒縱歌,洒脫倜儻,代表了後世所稱的「魏晋風度」。

阮藉 (公元210-263) 父親文才好,在曹操帳下當書記。曹去世時阮正好十歲,年幼喪父,家貧勤學,本有入仕以濟民之大志,但苦於時運,在司馬政權下任官,動輒飲酒佯狂,得以年壽終。有人說,他正正經經地上班,是到山東東平當官的日子。在那裡,他察覺衙門內牆壁重重疊疊,便大刀闊斧着人將之拆掉,官府登時變得敞亮,官員易於溝通,辦公效率大為改善。此外,他還大力精簡了法例,令眾人心悅誠服。他覺得目的已達,旋即離任,前後不過十餘天。李白有詩云:〝阮藉為太守,乘驢上東平。剖竹十餘日,一朝風化清。〞

阮對三綱五常繁文縟節極為厭惡。他對待女性,毫不避嫌,還說:「禮豈為我設邪!」他侍母至孝,卻在母親喪禮時,仍喝酒吃肉,但在下葬時悲哀過度吐血。不僅如此,阮籍對於來弔唁的人,也不按照禮法來接待,連當時名聲與官位都不低的嵇喜也示之白眼。嵇喜的弟弟知道事情後,有所憬悟,於是帶了琴與酒前去弔喪,阮籍見到,立身而起,以禮相待。

這位携琴酒的人兄便是嵇康 (223-263) ,比阮小十三歲,二人此後成莫逆,並稱嵇阮。阮以詩見長,慨嘆一切事物的無常。嵇則以散文揚名,不僅反映時代,並且給後世思想界文學界帶來許多啟發。

嵇康的生平資料稀少但非常奇特,多見於野史。然而,《世說新語》有此介紹:〝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又,(嵇康)〝之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將崩〞。他集文學、音樂、繪畫、書法於一身,不理會禮法,更討厭官場仕途。長期隱居,回歸自然,後到洛陽城外竟然開了鐵匠舖,替人打鐵不收錢,客若帶來酒餚則當作酬勞。好一個帥哥兒!

嵇重視家庭,卻因朋友妻而招厄運。事緣好友呂安之妻貌美,被呂安的兄長呂巽偷偷佔有,呂安憤然欲起訴呂巽。嵇與呂巽、呂安兄弟都有交情,故勸呂安不要揭家醜,以全門第清譽。但呂巽害怕報復,先發制人,反誣告呂安不孝。嵇康義憤,出面為呂安作証,觸怒當權的司馬昭,呂安、嵇康均被處死。

臨刑前,三千名太學生聯名上書,請求赦免嵇康,惟朝廷不允。刑場上,嵇顧視日影,從容彈奏一曲《廣陵散》,曲罷嘆道〝廣陵散於今絕矣〞,死時年四十。

文學上,嵇阮上承曹氏三父子 (操、丕、植) ,下啟王羲之、陶淵明、劉勰等,更迎來隋唐文藝的盛世。

「竹林七賢」的活動範圍屬河南。上世紀初有學者表示,他們活動的地方實際上並沒有產竹林,竹林七賢是先有「七賢」而後有「竹林」。然而,近代結合史料及實地考察的研究,指出魏晉時期黃河流域比現時溫暖,確實種有竹林。

魏晉亂世,竟能容得下嵇阮等人崇尚自由,回歸自然的思想,是文學心靈上一朵奇葩。古人文史哲共冶一爐,要到魏晉始有文學獨立的觀念。可惜的是,隨着文明發展的步伐,當年精神開拓者的奇形異行已成絕響,難以復見。現今商業社會,不少人更對他們的清靜無為,感到陌生和乖戾。這實屬可惜。

香港廉政公署前任頭頭的醉(據報),當然與嵇阮等人〝人分千里外,興在一杯中〞〔李白〕,不可同日而語。


28-5-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a)     維基百科
b)    余秋雨,《中國文脈》,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2013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