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 2013

A day in life

201352

平凡的一天。

早上醒來,溫度17度,比昨天低了許多 (後來才知道是自1917年以來五月的記錄低溫)。住隔鄰的孫兒有否着涼?忖量之下,覺得也不能做些什麼。

九時,吃過愜意的早餐,陪同腹大便便的女兒到醫院檢查。距產期不到一個月,出入還是小心點好。

十時回家後,和太太商量後決定去看早場,一則許久沒看電影,二則是「逃避」孫兒,昨天勞動日已整日陪一歲的他吃、喝、睡、樂,今天有些累,若被他纒上一定難以脫身!

到街上,時間尚早,到茶餐室吃一頓至愛早餐,當作午飯。最低工資本月已實施,但價目表依舊,看來是因為競爭,仍未調整。就是一句,生意難做。

十一時,戲院開門,已有三十人的龍,多是長者 (自己在內) 。院方計算得準,老人家花些時間排隊無妨,買到票時只剩數分鐘。太太在鄰近快餐廳等候,問要買什麼吃的,我說,那豈不是第三頓早餐!
憑票入場,貌似林超榮的守閘員,偏要查看太太的年齡證明。她不覺得尷尬,還全程微笑。十塊錢長者票事小,被人懷疑年齡未足事大。她說下次會送朱古力給「林超榮」。

電影是《向政府說不》(‘No’) ,說的是1980年代南美一國家進行公投。執政獨裁政府胸有成竹,鼓吹經濟發展須持續,群眾方能有更好生活。又經團體組織向下威逼利誘,並用軍警打壓異見。然而反對派巧妙利用有限的宣傳空間,莊諧並重,成功影響了沉默大多數,向鎮壓、強擄、失踪、虐待、拷打、處決說不。心想,仍有人拍這樣的電影,在香港觀賞到,一洗混濁的腦袋,實屬好事。

自戲院出來,已是下午,太太逕往每星期兩次的舞蹈課。觀乎她的身影,適量運動及飲食證實是有效的。

回家收到在外國兒媳的電郵 (說登了與另一孫兒Jadon合照的剪報收到了) ,朋友來電說起女高音Lisa Della Rosa的錄音,又處理了一些避不了的書信,便出門找十年未見的眼科醫生。起因是發覺近視不斷加深 (),經太太及朋友敦促,才硬着頭皮出發。醫生診斷是白內障,不過着我明年再檢查。正如鄧說,摸着石頭過河,見步行步。

回家時已錯過了晚飯,不過女婿、女兒都在,大家想方設法如何令孫兒棄用尿布,後者大力反抗,一屋熱哄哄的。

夜間,出外淺嚐紅酒,聽着歌手演唱,與朋友談起生死。其實,我們做 (或不做) 許多事 (例如上班、賺錢、生兒育女),都是源於生命有終結。試想假如自己是神仙,長生不老,這些事壓根兒不用做。不過,作為神仙也挺悶,昨天與今天一樣,今天與明天也是一樣,沒有挑戰,生活又何來漣漪?

無論如何,歸根究底就是要做好事,不做壞事。多做好事,將來好有好報固然理想,事情若不順利也不會因為自己幹了壞事。

縱有不完滿之處,無風無浪無事又一天。適逢「巨鴨」訪維港,此時此刻此地,可能已是凡間的天堂。


3-5-2013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