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8, 2013

Homo evolutis?

未來進化

生物因受工業化、城市化而出現進化,屢見不鮮。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英國工業區蛾類翅膀變深色,是著名的例子。

最近,有研究報告,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一些高架天橋附近棲息的燕子,過去數十年雖然數目增長大,且車輛交通並無下降,但被汽車輾斃明顯減少了。研究指出,被輾斃的燕子雙翼較平均長,而雙翼較長不利升降動作。再者,該區燕子翼長,亦發現有縮短傾向。故此,意外減少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燕子學懂了閃避車輛,另方面就是進化現象。

進化論是達爾文(1809-82) 1859年提出,但其「物競天擇」論要到1930 50年代才被廣泛接受。我們當今的理解,是所有進化均建基於「基因」(genes) 。這實有賴於1953DNA (脫氧核醣核酸)的發現,以及更重要的,19641980年間以韓美頓 (W.D. Hamilton, 1936-2000) 為首一羣英美學者的革命性想法。
韓美頓

韓美頓等人以科學量化方法找出,基因之能夠延續並發揚光大,是因為它們支撐同類間的合作。合作對其中部分參與生物甚至可能有害,但總體上是有利的。這「利他」現象幫助解釋,為什麼一些人或動物 (例如工蟻) 願意為親屬照顧弱小。

韓美頓本人也解決當時的一個辣手問題,就是既然無性生殖較方便和快,為什麼有性生殖會出現。答案是,這其實是宿主與寄生生物之間「軍火競賽」的結果。

上述的科研成果,自1970年代中期開始得到一班學者作家廣為發揚,接觸到普羅大眾,如威爾森 (E.O. Wilson, 1920 - ) 1975年出版的《社會生物學》及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1941 - ) 1976年的《自私的基因》等。

基因的複製 (cloning),科學家早已於在1952年成功將蝌蚪「翻版」。1997年首隻複製羊「多莉」出現,震驚全球。現今將其他生物大量複製的例子,比比皆是。社會辯論的問題已不再是:我們如果處理它們?而是:我們可以吃它們嗎?

最新的發展,當然是基因的改寫 (rewriting)GM (基因改造) 食品已於美洲流行。基因改寫已逐漸出現於不同用途上:一些細菌可以預制,來解決「數獨」問題;病毒有可能用作生產電路。其他已經/將會出現的產品包括:人工合成細胞、訂制人體器官、「名牌」基因等。利用人造細胞製成器官,可消滅癌變可能。至於製造器官,近來的發展是透過三維印刷 (3D printing) 手段,製成空心的人耳模型,然後加入老鼠骨膠源(作為棚架) ,再放進小牛細胞,最終成功在老鼠背上生長出人耳模樣來。下一步,應是利用人類細胞,製成耳、鼻等器官,以修補缺陷。

人類在過往千百萬年不斷進化,既受周遭環境影響,也將之影響。未來,基因改寫出來的人,既受進化影響,也能影響自身物種 (及其他物種) 的進化。他們的出現 (或已經出現而我們未知) ,可以是很快的事。

總之,以前以為不可能的事,例如:1818年瑪莉. 雪萊 (1797-1851) 筆下的人造人 (《科學怪人》,Frankenstein) 1993年電影《侏羅紀公園》將恐龍重現,縱觀現今的發展,都變成可能。

面對這樣的新世界,你準備好了嗎?


8-4-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a)     J. Enrique, Life code, ‘This will make you smarter’, Harper Perennial 2012.
b)    The Economist, 23 March 2013.
c)     Wikipedia.

附言

網誌現時約每月二次,每次發表均透過「面書」(Facebook) 通知。讀者如欲收到通知,可在面書上找Lee Boon Yingboonyinglee@gmail.com登記成朋友即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