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4, 2013

Top-down, or bottom-up?

由上而下,或由下向上?

許多人對世界的看法,一般都是從上至下,心目中包括政府、管理、宗教、事物分類等。他們相信冥冥中存在「設計」,而這設計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透過設計,由上而下,由簡變繁,理解事情比較容易。是故,二十年前還有所謂「計劃經濟」。結果造出來的產品,多是大而無當,生活上用不上,工人自己也不屑一顧。這樣的錯配,導致有收入無處花,士氣不振,每年的工作指標當然達不上 (或逼不得已將指標壓低,致浪費人才人力)

縱觀大自然,重要事情無不是由下向上。氫與氧結合而成水。有機物聚合成細胞,細胞組合成生物。我們身體由10 (1=1後面12個零) 細胞組成,另加10 倍數目 (100) 的細菌細胞,是地球總人口的一萬倍以上,數目比銀河系內的恒星還要多,沒有這些細菌人類活不了。進化本身就是由下向上,生物的角色是繁後代,過程中涉及生物間基因的融匯共生,其間基因可能引進體內的病毒,使之更多元化。

為了生存及繁,人類初而羣居,然後經過部落、城邑、社會、國家等自覺的過程。數百年前出現的現代民主,無論是透過和平演化或暴力革命,都是基於民心思變,推倒王權、神權、獨裁或利益集團。這些都發自羣眾,不是設計出來的。

又例如語言和文字,都是因為方便溝通及記事而出現的。中文由寥寥數個象形文字開始,發展到現今上千上萬的字彙,絕不是上天的設計,而是出自生活及文化進程的需要。

看看音樂。巴哈、韓德爾、莫扎特時代音樂仍是宮庭貴族的專享。但到貝多芬時作曲家已開始能夠財政獨立,減少依附權貴。到現在,擁有一台電腦已可自主創作,公平競爭。

又或是現代科學,源起於數百年前的歐洲,當時教庭壟斷了知識及資訊。但隨着哥白尼 (1473-1543)、開普勒 (1571-1630) 等教士細心研究而提出的新學說,以證明舊學的錯誤,開啟了知識民主化的大門。我們今天享用的種種產品及服務,可說是社會及科學進展的成果,經無數人士無限創意、胼手胝足得來 (當然,社會及科研仍需一些自上至下的適度監控,否則會墮入無政府狀態)

人類目前面對的最大挑戰,莫過於氣候變化。之能夠在結論說出全球暖化屬於人為,絕不是來自長官意志,而是成千上萬科學家透過正反論據後歸納出的結果。

由下而上的終極例子,非「互聯網」莫屬。它已是一個以億計用户相互交換資料的平台。雖或涉及一些建構、技術和運作的規限,但總的來說,其威力在於沒有頭頭,無遠弗屆,我們很難想像沒有互聯網或返回互聯網前的日子。「大英百科」號稱全球知識的最高權威,但隨着互聯網上羣眾可自由参與的知識平台出現,如「維基百科」等,近年也要改弦易轍,放棄傳統印刷數十冊巨本的做法,轉往網上出版。

可見,人如資訊,不喜歡受束縛。


15-2-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M. Shermer, ‘This will make you smarter’, p.157-9, Harper Perennial, 201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