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1, 2013

We'll always have Paris

時光荏苒

上文說過,世上最美好的東西是不用花錢的。對我來說,剛去世Patti Page (帕蒂. 佩奇) 的首本名曲是其一,電影《北非諜影》(Casablanca) 是其二。電影1943年面世,今年剛好七十年。拍竣時主事人並不看好,但料不到它至今仍穩居美國十大電影的頭三甲。影片成功的因素,眾說紛紜,然而其吸引力,並未因年代久遠而褪減。哈佛大學傳統上於每年結業試時均會播放,恰似讓青年人渡過成人禮。

影片製作時困難重重,故事本身出自一齣從未上演的話劇,銷情未卜。找來的導演略欠才氣,因首選的沒空。扣人心弦的主題音樂差點也給換掉。此外,編劇經過連番調換,處處急就章,翌日拍攝的劇本早一天才能完成。

故事發生在戰時的北非,雖屬中立地帶,但在納粹強權陰影下,到那裡避戰禍的危機四伏、動輒得咎。雷克(堪富利. 保加,1899-1957) 避世於兹,在自當老闆的酒吧竟然重遇摯愛艾莎(英格烈. 褒曼,1915-1982) 。他倆數年前在巴黎邂逅,緣訂三生,但兵荒馬亂中艾莎不辭而別。這次重遇,令心如止水的雷克感情上再起波瀾。艾莎帶來了地下抗暴的丈夫,但表示願意重投雷克懷抱,希望他透過當地人脈,安排其丈夫逃出生天,以繼續反暴事業。雷克聽過艾莎對巴黎出走一事解釋後,心緒雖稍舒緩,但同時感到情義兩難。結果,三角關係中每人都願意作出犧牲,以成全自己的最愛。終局如何,我還是留給你們,細細欣賞。

影片面世時,二戰方酣,民眾正處水深火熱,電影的主旨同仇敵愾,鼓勵抗爭搏取自由。然而,電影能夠歷久不衰,原因之一是得力於主角的演出。堪富利. 保加並不英俊,《北非諜影》是他首次在銀幕上談情說愛,但經他勾畫的鐵漢柔情,至今仍難出其右。英格烈. 褒曼不單靠美貌,她面上透出的是難以言喻的傷感、體貼、念舊。她的眼睛,為他面上抹上永恆的光釆。

此外,影片中的精句,令人一聽難忘:
"Play it, Sam. Play 'As Time Goes By'." (艾莎初次走進雷克的酒吧,認得在巴黎時的琴師,對他說,奏吧,森姆,奏<時光荏苒>。)
"Of all the gin joints in all the towns in all the world, she walks into mine." (兩人重遇之後,雷克暗自嘆息,世間上所有城鎮這麼多的酒館,她偏要走進我這間。)
"We'll always have Paris." (離別前,雷克對艾莎說,我們永遠擁有巴黎。)
"Louis, I think 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a beautiful friendship." (結局時,雷克感謝警官,對他說,路易,我想這是一段美好友情的開始。)

當然,不可以沒有<時光荏苒>這首歌。歌詞如是說: 你定要記着,一吻只是一吻,嘆息只是嘆息。一切歸於基本,因為時光荏苒。當兩情相悅,戀人仍會說,我愛你。不問將來如何,你只管信他吧,隨着時光荏苒。月光與情歌,永不過時 ……….

歌曲欣賞


22-1-2013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Wikipedia

1 comment:

  1. 我們心中也有些電影的金句刻骨銘心, 或成了自己的座右銘。
    如, "u talking to me?"
    而我的, 是Dead Poets' Society 的
    "Make your life extraordinary" 和
    "Seize the Day".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