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12

Rain or shine

細雨濕流光

詞人眼中的氣象:〝細雨濕流光〞〔註一〕,出自南唐馮延巳。馮官至宰相,是後主李煜的老師。大家知道,李後主的名句:〝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註二〕,已傳誦千年。

詞始於南北朝,形成於唐,至北宋達頂峰,南宋開始衰微。

細雨濕流光,攝花草之魂。馮延巳有另一句:〝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註三〕,則是冬末春前的境象。寒草,草溫低於氣溫,是科學觀測。詞人能道出,可謂神悟。


辛棄疾(1140-1207) 中秋飲酒達旦,作《木蘭花慢》以送月:〝可憐今夕月,向何處、去悠悠?是別有人間,那邊才見,光景東頭。〞似悟月繞地之理。

提起月亮,清末民初國學大師王國維曾讚張先的詞句:〝雲破月來花弄影〞,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同樣地,孫光憲〝片帆煙際閃孤光〞中的〝閃〞,范仲淹〝長煙落日孤城閉〞的〝閉〞,也異曲同工。

〝孤〞〝閉〞二字,要看秦觀的一句:〝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註四〕。〝孤館〞、〝春寒〞、〝杜鵑〞、〝斜陽〞、〝暮〞,字字淒婉。

再看馮延巳另一首詞《鵲踏枝》:〝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琱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黄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入秋千去。〞後人評注,〝庭院深深〞,閨中邃遠也。〝樓高不見〞,哲王又不寤也。〝章台游冶〞,小人之徑。〝雨橫風狂〞,政令暴急也。〝亂紅飛去〞,斥逐者不止一人。

王國維說過,客觀之詩人不可不多閱世,閱世愈深則材料愈豐富愈變化,《水滸傳》、《紅樓夢》之作者是也。主觀之詩人不必多閱世,閱世愈淺則性情愈真,李後主是也。

性情真切的詩人不多,王國維說,〝北宋以來,一人而已〞。指的是清初的納蘭性德。納蘭出身八旗,上代與皇室沾親,22歲中進士,後升至一等侍衞,多次隨康熙出巡,經歷塞外,30歲病歿。昔日兩宋詞人難往邊城,相反,看納蘭塞上之作:〝一抹晚煙荒戍壘,半竿斜日舊關城〞、〝氈幕繞牛羊,敲冰飲酪漿〞、〝落日萬山寒,蕭蕭獵馬還〞、〝塞馬一聲嘶,殘星拂大旗〞、〝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註五〕,實在精勁沉雄,氣象萬千。



20-11-2012

〔作者保留版權。照片蒙鄭楚明首肯登出,謹此致謝。〕

註釋

〔一〕馮延巳(903-960) 《南鄉子》:〝細雨濕流光,芳草年年與恨長。煙鎖鳳樓無限事,茫茫。鸞鏡鴛衾兩斷腸。  魂夢任悠揚,睡起楊花滿繡牀。薄倖不來門半掩,斜陽。負你殘春淚幾行。〞

〔二〕李煜(937-978) 《浪淘沙》:〝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三〕馮延巳《醉花間》:〝晴雪小園春未到,池邊梅自早。高樹鵲銜巢,斜月明寒草。  山川風景好,自古金陵道。少年看卻老。相逢莫厭醉金杯,別離多,歡會少。〞

〔四〕秦觀(1049-1100) 《踏莎行》:〝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五〕納蘭性德(1655-1685) 《如夢令》:〝萬帳穹廬人醉,星影搖搖欲墜。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還睡,還睡。解道醒來無味。〞穹廬,即圓帳。狼河,指白狼河。

參考
(a)  維基百科
(b) 王國維(1877-1927) :《人間詞話》,徐調孚校注,中華書局出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