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9, 2012

Change management

求變

欣聞《台長扎記》仍踞政府刋物暢銷榜。該書去年出版,結集2010年內天文台網誌上的文章,內容以科學、自然、以及不同人文範疇作話題。如欲雅正,可聯絡政府刋物銷售處,每本售價54元。

言歸正傳。2009年美國電影<亡情使者>(The Messenger) 講述兩名大兵作家訪,將伊拉克戰爭中歿者信息帶給其親人,並致以慰問,期間發生戲劇性的事。大家會有興趣知道,原來千多年前我國唐代早有此等家訪的安排。


<亡情使者>海報〔來源:Wikipedia

唐初,士兵出外打仗陣亡,軍隊會立刻將名冊上報中央,中央即馬上下令地方,着派人到死難士兵家裡慰問,送他賞恤、勳銜。歿者棺木未到,而政府一應撫恤褒獎工作均已辦妥。這工作事關重要,尤其在軍隊士氣上,有莫大好處。

可惜,後來國家昇平日久,政府鬆懈下來。死訊速報、中央轉發地方、專辦撫恤慰問等工作都跟不上。然而信息早已傳到陣亡士兵的家裡,待戰事結束了,軍隊復員了,也未見政府派人來。死的似乎白死了,加上替政府當軍人地位始終不高〔藩鎮安禒山、史思明等都是外國人〕,人心士氣就這樣逐漸失去。

畢竟,撫恤褒獎工作有其需要和正面作用,故至今進行不輟。

相反,另一個例子,命運卻迴異。那是為人熟知的科舉制度。中國早於一千四百年前隋代已開科取士,取締了封建門第,容許平民不論貧富入仕。科舉初時行之有效,期間雖然經過調整改善,但始終結構、內容和文化上不斷出現漏洞,流弊叢生〔例如:考試內容落後、八股文欠實用;官位僧多粥少,求官者十於士,士十於官,士無官,官乏祿;考官與考生結成派系,合流成權力圈子〕,卒之避不了淘汰的命運,於1905年晚清時結束。其實,科舉本身是十分有創意的好事,主要因為不問背影都可出人頭地,待西方根據科舉作出摹仿更新,建立現代化、切合社會需要的文官制度,已是十七、十八世紀後的事了。

國學大師錢穆說得好,「政治制度是現實的,每一制度,必須針對現實,時時刻刻求其變動適應。任何制度,斷無二三十年而不變的,更無二三百年而不變的。但無論如何,一項制度背後的本原精神所在,即此制度之用意的主要處則仍可不變。於是每一項制度,便可循其正常軌道而發展。此即是此一項制度之自然生長。」

可見,以人為本,洞燭機先,積極求變,放諸四時、四海皆準。


30-7-2012

參考
錢穆: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三聯書店〔香港〕,1955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