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3, 2012

No return to barbarism


野蠻與返祖

傳媒報導,今年是大躍進〔1958-1962〕結束五十年。

大躍進展開前,蘇聯首枚人造衛星升天,並計劃經生產十五年內超過美國。為了不落後於人,中國也宣佈要在同一時期超過英國。藍圖是要增加農業及工業的指標,於是1957年冬開始發動大規模水利建設,驅使千萬計民眾連續數星期遠離家鄉服勞役。為了提供所需人力,興公滅私,將集體化的合作社合併成大規模的人民公社。在公社中,日常生活變為軍事化。幾乎所有東西都集體管理,公共食堂取代了家中廚房,孩子都送進寄宿幼兒園。


然而,一切都並不科學。新建的水壩和運河雖遍佈全國,但絕大多數毫無用場,反而帶來河道淤積、山體滑坡、洪水氾濫及土地脊化。鋼鐵產量被視為經濟發展的標誌,於是家家戶戶鍋碗瓢盆和農具都扔進後院的高爐,以增加鐵水的產量,但鍊成的大多是廢鐵。農業生產被誇大,畝產萬斤處處皆是。北京以南一百公里的一個縣,誇稱畝產三萬斤,實得五百斤。1958年中全國多處地方已出現饑荒端倪,但到1959年卻變本加厲,徵糧指標提高至三分之一〔所徵糧食送往城市或運出口〕,將整個國家推向大饑荒。許多人以樹皮草根充饑,到後來沒有什麼可吃時,出現了吃泥和吃人的事。

在四川一些村子,人們開始吃一種白瓷色、叫觀音土的軟泥。只見骨瘦如柴、不似人形的村民擁擠着排隊,輪到他們就爬進深坑裡掘泥巴。一萬多人共挖了25萬噸土,其中一個村子裡大部分人吃過泥巴,平均每人幾公斤。雖然能充饑,但全沒有營養。且吃進肚內後,這些泥就像水泥一樣,將胃腸所有水份都吸乾,無法排便,部分人因而痛苦地死去。河南也有類似情況,人們將一種叫陽里石的石頭磨碎,摻上野菜烙成饃吃,後果同樣痛苦。

大饑荒影響農村最甚,出現大規模的死亡,屍體只能草草掩埋,或乾脆扔在路邊。因此,極端情況下出現了吃人肉,雲南、山東、廣東、甘肅等地均有記錄。其中甘肅公安部門記錄了76名受害者的細節,包括12人被謀殺後吃掉〔吃人〕,64人死後被吃掉或被挖出來吃掉〔吃屍〕。

大躍進時期非正常死亡人數,有不同估計。大多數估計超過三千萬,有些達五、六千萬之譜。以三千多萬作為保守估計,已是當時人口的百分之五。數字級數上可與太平天國動亂與二戰日本侵華相比,而破壞程度則要回溯至唐代安史之亂才可比擬。有些歷史學家更推斷,由於期間高壓、恐怖和制度性暴力無處不在,有68%的死者是遭酷刑致死或直接處決。

有關文明的核心原則,邱吉爾說過:「文明無法長存,自由無法延續,和平難以維持,除非絕大多數人願意團結起來保衛它們,展現出守護的力量,才能嚇阻野蠻與返祖的傾向,使它們知難而退。」為此,須仰賴「公民美德與人類勇氣的支持」,以及「具有力量的制度以及科學」。


11-6-2012

參考:
Frank Dikotter〔馮客〕 “Mao’s Great Famine”中譯,新世紀出版社,2011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