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1, 2012

Empires rise and fall

帝國盛衰

最近英國慶祝女王伊利沙白二世登基60年。曾幾何時,「日不沒國」控制了全球四分之一的陸地與人口。如今,王室仍受國民愛戴,但國力已大不如前。

回看過去數百年的世界歷史,帝國興替,多少有跡象及因由可尋。先說十五世紀的美洲,阿玆特克人、馬雅人與印加人在中南美洲已建有王國。他們宏偉的廟宇和高聳的天梯,至今仍受人贊嘆。然而,隨着哥倫布1493年「發現」新大陸,西班牙僅以少量的軍士、馬匹及槍砲便將印加王國擊潰。他們更帶來印加人從未遇過天花、流感等疾病,令其人口大幅減少。


在中南美洲掠奪得來的金銀財寶,初時令西班牙國庫大增,政治版圖擴大。但不到一世紀,它的「無敵艦隊」企圖入侵英國時,遇上伊利沙白一世治下、擁有優勝技術和創新戰略的英艦隊,鍛羽而歸。西班牙帝國開始衰微之際,荷蘭及英國先後崛起。他們拜意大利首先發展的數學和風險計算等方法所賜,開展了資本市場和保險服務。戰爭不再是單靠船堅砲利和國庫儲備,更重要的是借貸的能力。

法國由於當時尚未掌握此等財技,在支持1776年美國獨立運動後,財政便捉襟見肘,民不聊生,終於1789年出現「法國大革命」,帝后偕上了斷頭臺。到1812年,拿破崙遭遇「滑鐵盧」,戰敗原因部分也是因為缺乏融資。英國最終成為霸主,其金融服務至今仍執世界牛耳。

十六世紀,近東的鄂圖曼帝國正如日中天,領土擴展至巴爾幹半島〔今希臘、波斯尼亞、科索沃等地〕及匈牙利,更於15291683年兩度兵臨維也納城下。然而,多世紀以來,穆斯林的傳統宗教力量逐步扼殺了科學發展,自甘落後。反之,西歐從中東的數學、天文學及其他科技吸取了養分,此消彼長,首先出現文藝復興,隨之而來是自創的西方文明,影響至今不輟。

十九世紀,歐、亞出現了新興力量。俾斯麥〔1815-1898〕帶領下統一了的德國,勵精圖治,未幾已成科技軍事強國。而日本在明治時代〔1868-1912〕全面接受西化,先後擊敗中、俄。但兩國均走上軍國之途,二戰時恣意掠奪、屠殺,短短數年帝國便瓦解,日本亦首嘗核武的禍害。英帝國自一戰〔1914-1918〕開始走下坡,取得的資源難再維持偌大的領土,二戰後大多數殖民地陸續獨立。隨着一戰消失的有俄、奧匈、鄂圖曼帝國。

回望中國,明代萬曆年間〔1572-1620〕京華湮夢,裘馬輕肥,四海承平。誰料到僅僅廿多年後,便因國庫空虛、氣候變遷和瘟疫而覆亡。到清代〔1644-1911〕,繼康、雍、乾三朝百多年盛世後,流於自滿,思想封閉,未知已落後於人。過去百多年,國家出現了一連串的失誤與苦難:鴉片戰爭、太平天國之亂、甲午戰爭、八國聯軍入京、民國軍閥割據、日本侵華、國共內戰、大饑荒、文化大革命。

可見,科學〔包括客觀分析、軍事設施、運輸、資訊等〕雖然並非決定因素〔其他要看政治、策略、人才、資源等〕,以上的歷史都貫徹顯示其對國祚的影響。誠然,科學有利有弊,如何駕御它以改善民生歷來都是重要課題,得小心處理。隨便舉一些例:工業革命為大眾帶來舒適生活,但也導致環境污染和全球暖化;放射性診斷與治療造福人羣,但核事故如切爾諾貝爾和福島則是嚴重災難。

執筆之時,欣聞「神舟」載人太空船成功登天,並與「天宮」站接合。與此同時,「蛟龍」號探測船屢試新的海深。上天入水,需要極嚴謹的態度、極周詳的計劃、極審慎的執行,非此不能順利、不能安全。作為炎黄之後,與有榮焉。


22-6-2012

〔作者保留版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