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 2012

Power of the powerless


無權者的權力

克前總統哈維爾(1936-2011) 去年底辭世,享年75。他三度擔當最高領導人,帶領近代史上著名的紫色革命。看上去表面風光,但內裡見到的是一位百折不撓,處處為民的領袖。

 哈維爾 (來源:Wikipedia)

哈維爾出生時家境富裕,但隨着二戰後財產國有化,由於政治不正確,被視為右派。得到的懲罰是十五歲離校,轉入工專,當上了實驗室助理,與他喜歡的文學風牛馬不相及。隨後服兵役,以及在劇院擔當低下工作,工餘時函授學習劇作。

1960年代國內政治氣氛開始寬鬆,他的劇作得以上演。由於能夠點出官場的不合情理,政治制度的可笑和對文學的破壞,他的名聲鵲起。但不旋踵遇上「布拉格之春」,他在電台上鼓吹,後與許多異見者被捕,變成階下囚,其作品只能在國外演出。出獄後被禁回劇院,只有到釀酒廠當一些卑微工作。

面對監禁、盤問、抄家、不停監視、單獨幽禁、及出賣,很少人會熬得過,早便放棄。他能夠堅持,唯靠手上一桿筆。1990年代中,他上書最高領導人,指出國家當時處於所謂〝寧靜〞狀態,其實像停屍房和墳場一樣,一切都正在腐爛,人性的最壞得以放大 -- 自私、偽善、懦弱、惶恐、屈從、以及逃避一切個人責任。他更聯同其他人發表著名的「77憲章」,指出當權者公然違反國家業已簽署的國際人權標準。宣言換來的是身體和精神上的重罰:1977年入獄五個月,1978年三個月,1979年刑罰更加至五年。這時期是他最黑暗的日子:獄中患上肺炎,不能復元;國外與他同一陣營的異見人士受到變本加厲的打壓;而民主社會對他和他的作品興趣也大如前。

1989年初,他更被判入獄八個月。這次引起了公憤,羣眾不再漠不關心。鄰國波蘭發聲援,上演他的劇作。四月,政府無奈將他和其他政治犯釋放。當晚一眾街工、清潔工、煤爐工等 -- 即早年的音樂家、哲學家或寫作人 -- 紛紛到他家中慶祝,從此哈維爾聲名大噪。年底,隨着鐵幕陣營變天,他站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領袖杜布鍚克(時任森林管理員) 旁邊舉杯慶賀,之後更獲選為總統。

哈維爾本身是一位誠懇、謙遜、欠耐性的人,並不熱中政治。當總統時僅用衣袋內一張紙記下政事日程,可見其淡薄名利。諾貝爾和平獎應是他的囊中物,1991年他卻大力支持緬甸的昂山素姫獲獎。他經歷的痛苦辛酸,有理由比所有人更多憤懣,當總統後更可以報復。但他心境平和,着手紓緩社會情緒,屏棄以牙還牙,帶領國人走出廢墟。

他虛懷若谷,自知不是完人,但難得是對信念堅定不移。作品中字裡行間往往流露貫注始終的價值觀:〝無權者的權力〞、〝活在真理之中〞、〝真理與愛總會壓倒謊言和仇恨〞。克名作家米蘭. 昆特拉說:「哈維尔最重要的作品是他自己的生命。」

對比香港,近月來報章傳媒揭示政府高層涉嫌貪腐奢華,以及對大眾質詢的支吾,哈維爾一生對真理的執着,對克人民是一種福氣,對世界是一個楷模。

30-4-2012

參考:The Economist, 31.12.2011.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