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12

Chopin's Berceuse and Nocturne


網誌

        從香港天文台崗位退下,轉眼一年。除了延續一些氣象工作外,時間多花在閱讀、交流、演講、慈善、音樂欣賞、以及照顧幼弱。不過,由於不用上班,餘暇確實是多了,全身的機器也慢了下來,對健康未必是好事。

        退休前每星期的「台長網誌」,觸及了科學、自然、以及不同人文範疇,總算有一些市民朋友捧場〔2011年出版的「台長扎記」曾登上政府刋物銷售榜的十大〕。經一些朋友和前同事的鼓勵,現再次執筆,與大家無所不談。由於程度所限,望各位包涵。

蕭邦的搖籃曲〔Op. 57〕及夜曲〔Op. 48, No. 2

        選擇這兩首鋼琴曲來談,是因為它們的格調雖然十分相似,感受卻完全不同。它們都是左手和聲基本上不變或沒大變,獨讓右手發揮。兩首曲出版的年份相近,分別是18431841年,期間蕭邦〔1810 - 1849〕與女作家喬治. 桑及她兩子女一起生活。

        搖籃曲旋律在固定音型的伴奏烘托之下,透過華麗的装飾加以變奏,同時又保持了音樂自始至終寧靜安謐的氣氛。變奏由簡至繁,又由繁至簡,如珠落玉盤,如水銀瀉地,是一場精美絕倫的音樂魔術、煙火盛宴。
        夜曲〔Op. 48, No. 2〕不常聽到,這無礙它的淒美。樂曲分三段,第一及第三段主題相同。左手以三連音伴奏。右手的旋律一段高音,一段低音,周而復始。我的感覺是好像兩個人在對話,內容充滿哀傷、無奈、怨懟。對話者可以是情侶,也可以是怨偶,一方不停呻吟訴苦,一方低聲回應。這感覺來到中段得以印證,因為作曲家要求此段彈奏,一方如暴君發施號令,另一方乞求憐憫。樂曲給人的整體印象是兩人身處感情囚籠,走不出困境。音樂要待第三段末段才有所舒緩,一輪急速自低至高的連音,總算帶來一些解脫,前嫌冰釋,携手面對逆境。
        搖籃曲內容美侖美奐,對聽覺是一種衝擊。記錄中蕭邦對嬰孩並不親切,而喬治. 桑的子女已是青少年。與其說是搖籃曲,不如說是一個夢中仙境的故事。夜曲〔Op. 48, No. 2〕也不盡是夜曲,是一段感情豐富的互動。

搖籃曲不是搖籃曲,夜曲不是夜曲,蕭邦引人入勝之處在此。


欣賞

Berceuse (搖籃曲) – played by Wilhelm Kempff


Nocturne – Op. 48 No. 2 (夜曲), played by Artur Rubenstei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qEk73LvnzQ

30-3-2012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